Back to Top

回忆熊正文教授(北大经济学院 张友仁)

guo  2011.09.27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7,067

 

熊正文是北京大学经济学系教授,解放前曾在北京大学担任法学院(辖法律、政治、经济三系)周炳琳院长的秘书和北京大学总办事处的秘书。他出身名门,父亲熊炳琦,而任陆军大学校长、山东省长,1922年从日本青岛守备军司令比光卫手中接管青岛,并在青岛建立收回青岛纪念碑。

 

近读王梦奎同学在《文汇读书周报》2011812日上发表的《熊正文赠诗》大作,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熊正文先生出身名门,是世家公子,父亲熊炳琦(1885-1959),原籍山东济宁。青年时在保定入伍,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炮兵科和参谋学堂(北京陆军大学前身)。出任北京禁卫军二等参谋官,曾三度赴日考察军事及观操演习等。191110月武昌起义后,随冯国璋驰赴前线,深得冯国璋、曹锟之信任。北洋政府成立后任直隶都督府参谋长、江苏都督府参谋长、北京陆军大学校长、直鲁豫巡阅使署参谋长等职。

1921年“鲁案”发生后,会同外交使团王正廷去青岛与日本交涉,负责回收青岛租界主权。19227月授为昌威将军。9月任山东省长,同年121日,北洋政府接收胶澳商埠(青岛)行政管理权,以熊炳琦兼任胶澳商埠督办。

他作为山东省省长兼胶澳商埠督办,于1922年代表国民政府从日本青岛守备军司令比光卫手中正式接管青岛的管辖权,标志着经历过德、日两代殖民主义统治25年的这座工商港口城市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他在青岛建立有纪念性的收回青岛纪念碑。

1923年曹锟贿选总统时,他曾给予舆论与财政的支持。19243月曹锟失败后,他退出政界,寓居天津。1937年天津沦陷,拒绝出任伪职。新中国成立后出任人大代表。他在1911年写的《武汉战纪》手稿近日现世,将于今年9月中旬举行的嘉德四季拍卖会上公开拍卖,估价为180万至220万元。

1952年北京大学教师暑期旅行团组织教师们到青岛度假,我和熊先生一起去的。在青岛他指着市中心高耸的前德国总督府说,他幼年时曾陪父亲前往赴宴;不慎所坐高凳子滑倒,摔了一跤。旁边的德国人看见了,不但不同情,反而哈哈大笑。

解放前,他在北京大学,除开设“经济学概论”课程外,还担任北大法学院(下辖法律、政治、经济三个学系)周炳琳院长的秘书。周炳琳院长每天上午到松公府北大北楼办公,熊正文就在周院长的外间办公。

那时,我所负责的法政经济纪录室(相当于法学院的图书馆,同他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

每天下午,周院长不来校,熊正文就在松公府里院的北大总办事处秘书室办公。这个办公室在西厢房,它的对面东厢房是胡适校长的办公室和校长秘书邓广铭先生的办公室。胡适校长将他的办公室隔出一小块,修了一个蹲坑的厕所。又在东墙上挖了一个可以看见民主广场的小孔。

1946年西南联大从云南昆明迁会京津后,北大和清华的师生都被接到位于国会街众议院的北京大学第四院暂住,然后在一个星期天我将志愿上清华大学的同学用卡车送往清华园,并在清华园牌坊前列队致敬,表示我们终于回来了。当时,陈福田教授为此拍有电影片。我国历史上,凡是离京南下的,从来没有能回到北京的。我们在历史上是空前的。

1949年北京解放后,四院作为北京大学一年级和先修班的所在地,当时由北大经济系主任赵廼抟教授兼班主任、北大经济系闵庆全讲师兼秘书。

1949年暑假中,华北大学二部文艺部光未然向北京大学秘书处要求接管北大第四院的校址,此事由熊正文经手办理将四院交给了光未然。后来,彭真同志得知此事后,批评了我。他说:“你们为什么不及时向我报告!北大又不是敌伪大学,它华大怎能接管北大校舍!”后来,华北大学在四院只呆了很短的几个月,校舍就成为新华社的所在地了,直到今天。

1952年北京大学院系调整后,我们都迁到风景绮丽的燕园,仍同在经济学系任教。我们都开设“经济学概论”课程。此外,我还作为政治课教学委员和政治课教员,为各系开设“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和“新民主义论”等大课。

熊先生的生活极为简朴,身上总是穿着十分破旧的灰布中山装。解放前他在办公室吃的午饭就是将家里带来的窝窝头片,在暖气上烤一下就吃了。解放后他在燕园家中吃的也很简单,这样,他终于病倒了,到北大三院检查,大夫说:没有什么病,只不过是营养不良,叫他回家好好就餐。他这才在家里请了女佣,做饭菜给他吃。50年代我在北京大学中关园食堂见到过熊正文的父亲熊炳琦将军。

1992年我请我的老师蒋硕杰教授从美国回北大讲学,59日在宴会席上请熊正文教授作陪,他手书两首诗送给蒋先生,并当场朗诵。

 

一首是:

校庆年年过,今年兴益浓。

彩虹连两岸,老友喜相逢。

著作传寰宇,师模颂辟雍。

何当开讲座,花雨竟飞秾。

 

   另一首是:

卅年久别海田更,白发重逢无限情。

往日江山燃战火,今朝四海庆升平。

明时不满征新论,经世良方顾老成。

可惜盘桓才几日,留君不住送君行。

 

在这次宴会后,我与蒋硕杰教授和我的学生林毅夫教授于199259日在勺园摄有合影。林毅夫教授当时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他说:“我的老师张友仁教授是蒋硕杰教授的学生,那么我林毅夫就是蒋硕杰教授的徒孙。”现在林毅夫已是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了。

1992512日上午蒋硕杰教授离北京飞经东京回美,我和北京大学几位副校长到北京机场依依送别,不料竟成永诀!1993年因“骨刺”开刀,所用麻醉药过量(美国医生是按美国人标准给的药量),使他昏迷了两个月,1021日又得并发性肺炎,于晚7时以心脏衰竭而逝世。时年75岁。

熊先生在北京大学中关村教师宿舍住宅中存放有十几只大箱子,有些是他父亲的财物。其中就有板桥郑燮的真迹书画多幅,可见其珍贵。这些箱子文革中被抄走,后又发还。

1993年我患癌症,得名医张自顺大夫开刀救治痊愈后赴美讲学,事先没有告诉熊先生。他两次来家看我,都没有遇见。当他收到我在美国写给他的信后,他于199394日写了一首诗给我:

 

喜获友仁兄病愈访美来信以诗作答

登门两访俱参商,远信忽来喜异常。

病起壮游新大陆,老怀驰思越重洋。

相知海内猶存几?饱学前程未可量。

祝愿见君回国日,身心益健庆称觞。

 

他天天记有日记,是很宝贵的北大校史资料,我曾建议北大校史馆去收集,可惜没有找到。近来,却见到网上在拍卖他的部分日记,我已叫人去买,但还不知道能否买到。

                                      2011814.北大朗润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