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语言教育的文化之路——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孙建军老师访谈(下)

guo  2011.09.27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171

三、日语与日本文化

记者:我发现一些在日本待过几年的学者,回来后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变得温文尔雅、谦恭有礼了。语言背后的文化与风俗确实很有意思。

孙老师:我们当时上大学的时候,国际关系学院语种相对比较全,有英语、法语、日语等。在校园里面,你会发现打扮最时髦的就是学法语的,英语专业的学生回答问题总是“嗯哼嗯哼”的,显得最老实不吭声的就是日语专业的。这就说明我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所学习的语言和文化的影响。

我觉得在外语学习过程当中,这门外语背后的国家以及文化,真的会影响你,我的日语教学也比较注重文化因素的导入,这样学生以后的语言能力才会不断生长。没有文化背景的语言就是死语言。

记者:您能举一个日语教学中文化因素导入的例子吗?

孙老师:有时我担任新生的班主任。一个班15-20个同学,从全国各地走到一起来,我就希望大家尽快形成一个集体,在学习、生活上拧成一股绳,然后一直保持下去,这就是形成一种“团队精神”。“团队精神”是日本民族一个非常优秀的特点。还比如尊敬师长,在日本,前辈后辈,学长学弟之间的关系非常明确。当然,我们是中国人,不一定完全学日本,但日本文化中的一些精神和做法很有值得借鉴之处。

记者:我们也一直在强调团队精神,也强调尊敬师长,但感觉更多地是停留在一种口号的层面,实际上没有什么效果。日本为什么就真的能够形成团队精神、尊师重道的气氛?

孙老师:关键还是细节。没有细节,只能是表面文章。比如在我们国家,领导对自己的部下,经常会说“好好干”什么的;但日本人不说这些,他们会说“注意别感冒”,“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等等,这种话就让人觉得很温暖。在无形当中,下属对师长会产生一种尊敬,并且对这个团队有亲近感。

记者:日本确实非常注重细节,很多仪式、礼节都有非常繁复的规矩。

孙老师:对,比如关于如何鞠躬都有详细的规定。因为我们语言精读课,不是专门讲文化的,所以就像花絮一样给学生做一些介绍。日本人鞠躬的时候脖子是不动的,弯下腰,15度是一般会议的打招呼,然后30度、45度应该是对什么样的人,根据对方的身份调整自己的鞠躬度数。

各种礼仪已经是日本人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习惯,也是他们交流的一种方式。相比之下,中国的一些传统礼仪则有点荡然无存了。现在我们中国也开始进行一些祭祖活动,北大还有一个汉服的社团,但是他们的活动有时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闹剧,因为不能让人觉得特别得体。

四、总结与建议

记者:对于日语自学的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孙老师:以前也有自学者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当时推荐他们看一些经典的电影作品,或者是动画片。首先是找一部自己喜欢的,而且比较简单一点的电影,然后反复地看,并在电影里找一个跟自己的声音、语言习惯、性格比较相像的角色,把自己当成那个角色,去模仿他的台词,模仿他的语气。这个过程最主要的在于反复,这是学语言的必经过程。在这个反复听、反复看的过程中,能体会到的就不光是电影的情节了,还有社会知识、文化背景,以及思维习惯等。

记者:在这里能不能请您对您学日语的过程和从事日语研究工作的感受做一个总结?

孙老师:我是属于那种随遇而安的人。当时让我学日语,我就开始学了,没有特别大的抵触感。正好又赶上国内的改革开放,有一段时间外语是很重要的,而且中国和日本的经济合作、文化交流也是处于一个比较辉煌的时期,自己也在里边亲身经历了。当年我在北外上研究生,那里就是日本的ODA注:ODA 即官方开发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的缩写),是日本资助中国的无偿项目之一。

对于学习者,我经常跟他们说,你既然学了日语,虽然语言实际上就是工具,但你要知道怎么用这个工具,不是简单为了找工作,要通过这个工具更好地为你的事业与发展服务。在网络时代,可以很容易找到各种各样的切入点。比如有一些人对日本的动漫很感兴趣,那完全就可以搞动漫。当然,在我这边学习,我最大的希望是让学生尽快掌握这门语言,然后留下更多的时间去探讨一些更深入的东西。不光是了解日本,而且还要知道日本人是怎么看中国的,从一个综合的角度,更高的层次,去理解中日关系。促进中国和日本的更深层的了解,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另外,我觉得必须要求外语人才有坚实的母语基础。我也有这种感觉,读了外语专业之后,对母语方面的要求就会低一些。因为人都是有惰性的,不会主动从自我发展的角度去综合规划,能不做的就不去做了。实际上,要培养高级外语人才,比如听、说、读、写、译,到译的时候,怎么才能翻译成比较符合对方习惯的语言,就比较困难了。这就要求你的母语能力非常高,要用最简单的语言把最精确的含义传达给对方;口译或即时翻译,要做好是一个很高的要求,需要有其它方面各种知识的辅助,特别是母语知识的辅助。

记者:为了进一步提高外语教育的水平和效率,您对当前大学外语教学体制有什么意见吗?

孙老师:我觉得在大学老师里面,应该有研究者和教学者的分别,把两者分开以后,我们的工作效率可能会提升一大块。别的专业我不好说,但外语教学应该是这样。专门从事教学的人,只要考虑怎么有效的进行教学,怎么在教学方法上有一些创新,怎么在更短的时间之内培养出外语人才,然后送到其它的领域中去,或是送到我们搞研究的这边来,在这个领域继续深造。这种机制如果能够建立起来并且足够健全的话,对学校、对老师、对学生都会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现在我们的评价体制里,不分院系专业,研究都是第一位的。专门教学的老师可能会遭到歧视或不公正的待遇。比如英语系有一个“大学英语教研室”,规模特别大,他们承担的是全校的英语教学。但在评职称的时候,他们却比较麻烦。我觉得整个外语教学,可能到了一个应该重新审视的时候了。

记者: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再次感谢孙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1 4 15日,上午9001100

录音整理:安胺

文字编辑:王玉彬,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1年 月 日,经孙建军老师审定。

 

附:孙建军老师简介

孙建军, 196981日出生,江苏人。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Ph.D.,曾就职于北京语言大学、(日本)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现为北大外国语学院日本语言文化系副教授。主攻中日近代词汇交流史、在华西方传教士与现代汉语词汇的生成与演变,相关论文近20篇。主编或参与编写《日语会话》、《中级日语 教与学》、《综合日语》(北京大学出版社)等多部日语教材,曾经多次被评为北京大学优秀班主任,20117月获得北京大学第四届多媒体课件和网络课程大赛三等奖。

 <<上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