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语言教育的文化之路——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孙建军老师访谈(上)

guo  2011.09.27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495

 

摘要:在本次访谈中,孙建军老师详细阐述了自己日语教学工作的组织过程和多年的经验与体会,并对学习者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孙老师认为,语言教育要以文化为切入点,通过对语言背后的风俗习惯、思维方式的模仿,进入外语的语境,才能真正掌握并运用自如;在外语学习的同时,还要注意母语及本土文化的修养,对语言的把握才能进入一个比较高的层次,也才能产生文化交流与对话的效果。

 

一、日语专业:既来之,则安之

记者:首先非常感谢孙老师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吗?

孙老师:我是1986年在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上的大学,学的日语专业。本科念完以后,我到北京外国语大学读了研究生。毕业之后先在北京语言大学工作了三年,后来去日本留学,在日本待了七、八年的时间。2004年,我来到北大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是中日词汇交流。

记者:上大学之前您有日语基础吗?为什么会选择日语专业?

孙老师:没有基础。那个时候国际关系学院的国际经济系很热门,而且还有电脑课,因为我是“小地方”来的,根本不知道电脑是什么样子,也想去摸一摸,所以第一志愿就报了国际经济。第二志愿是英语。高考的时候我的数学是满分,总分也够了,以为自己肯定可以按所报志愿录取,但通知来的时候却是日语专业。可以说,我是在没有思想准备的前提之下学了日语,我的同学基本上也都是这样。

记者:那您在学习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孙老师:虽然是被调剂到日语专业的,但我们并没有抵触的感觉。因为当年高考录取比例还很低,觉得能上大学就非常好了。开始学的时候,我发现日语的一些发音规则跟江苏方言有点像,比如有入声,还保留着古汉语的语音特点,就觉得日语应该是比较好学的。我们的老师是在日本长大的,汉语水平要差一些,不知道我们发音错误的原因,只是不厌其烦的纠正我们,所以一些日语发音的特点与方法,我们要靠自己体会。

记者:您的老师在教学上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孙老师:国际关系学院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在海外长大的,为了祖国建设,一些老华侨就带着家人回到了国内。虽然经历了不愉快的一段历史,但他们对工作、对教学特别有热情,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个环境也让我们很快就融入到日语的世界里,我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上日语了。

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们很早就会来到教室。跟北大不同,像国际关系学院那样一些小的学校,从一年级一直到毕业,我们的教室一直是固定的。教室里面放了一些器材,有录音机,上课之前可以进行早读。老师住得也很近,从家里走到教室可能也就十来分钟。他们往往早上非常早就过来了,来了就给我们纠音,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他们的这种态度,给学生以很强的感染力,我们始终都有一种比较好的学习气氛和精神状态。由于文化背景和教学经验方面的原因,如果单从教学方法上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单一的,但老教师的责任心与工作热情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个不足。

二、日语教育:切入日本文化,培养日语思维

记者:现在您自己的教学工作是如何进行的?比如您如何备课?

孙老师:我们日语系是这样的,为了保证教员的研究时间,基础课都是两个人一起上。我上一星期课,另外一位教师上一星期。我经常是在星期五就开始准备下一星期的课。两个人的风格不一样,我们对于怎么进行课程衔接经常进行讨论。

我认为预习、学习、复习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我们现在用的教材已经比较成熟了,语法点的解释,练习什么的都非常齐全。在上课之前,我会要求学生预习功课,带着问题上课,学生理解就会变得容易一些,听课的目的也更明确。上课时,我经常以时事作为切入点,学生看报纸、上网都会知道一些重大新闻,我就选择来自日文网站,或者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相应的日文新闻。这样的话,课堂就比较活跃,效果也比较好。新闻、热点每天都在更新,所以每次上课前我都要为此做很多准备。

记者:您编写的《中级日语教与学》这本书,几乎每一章都有一节叫“中国人的难点”,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孙老师:那套书是《中级日语》教材的教参。学习者一般是没有主次意识的,如果把重点和难点标出来,对他的学习和思路整理应该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我们就列了这么一个栏目,实际效果也比较不错。

记者:您在课堂上是怎么分配时间的?是以讲授为主,还是进行比较多的交流与讨论?

孙老师:一、二年级的课还是讲的多,但我们会找出专门的时间,让学生准备一个发言,或者进行小组讨论或角色扮演什么的。比如,假定地球快要爆炸了,只有几个人可以坐飞船到其它星球,你愿意带什么样的人离开?然后让学生分组讨论,讨论完以后把各个小组的答案汇报给全班同学,并且写到黑板上,其他同学可以提问为什么选择这些人。有时候我会把学生写在黑板上的答案拍成照片,等他们毕业以后发给他们。有的同学就反馈说,当时我们是这么想的啊,怎么会这么愚蠢呢?很有意思。因为教材写的面面俱到,有时候灵活性会少一点,所以我会争取能让学生多做这样的练习。

记者:您教学的时候是全用日语,还是以日语为主,结合汉语来讲?

孙老师:也分时期,一年级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是以汉语为主。学生学过一些东西之后,我就可能会用日语去说,看看学生的反应,如果大部分人不太懂,我会再用中文说一遍,基本是双语进行的。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要求学生尽量用日语进行表达,课堂上就基本全用日语了。

记者:您会给学生留作业吗?

孙老师:课堂时间毕竟有限,我们也想让学生做一些作业,比如让他们写作文,以更好地消化教学内容。初衷是让他们用最简单的语言知识,写出一个小的报告就行了。问题就在于北大的学生往往想得比较深,而且要把这些深层思考反映在他的小作文里面,而且他们往往是用汉语思考过以后,再用非常拙劣的日语表达,不符合日语的语言习惯,语法也错误很多,这样我们改起来就特别困难。我跟另外一个搭档就想,我们到底要不要让学生做这样的工作?有些时候这种错误的行为会导致多余的东西留在他们的记忆当中,这对语言的学习反而是不利的。我也不断跟学生说,这样的作文你简单做一个流水账式的描述就行了,不要发表过多的意见和评论。

记者:您的学生日语学习的兴趣如何?

孙老师:有不少学生是调剂过来的,自己本来想学其它专业,因为成绩等一些原因就到了日语系。我对这一点是感同身受,所以觉得怎样在最短的时间里提起他们的兴趣,这是很重要的。

外语不仅仅是一种新的交流工具,实际上也是掌握另外一种思考方法和观察问题的角度,感受另外一种丰富多彩的文化。以这种态度去学,就会有兴趣,也更容易掌握。在课堂上,我经常会用文化比较的方法来激发学生的兴趣。比如,媒体上报道比较多的事件,我就会让同学们去比较中国和日本媒体的不同,有时也建议他们再去看英文媒体的评论。这样能感受到不同文化背景差异,同学们也会产生兴趣。

记者:学习外语时如果能进入这种语言的“语境”,应该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了。一般人,特别是初学者还是习惯用母语思考,再用外语对应过去,这实际上并不利于外语的学习与掌握。您自己是什么时候能够直接用日语思考的?

孙老师:由于思维习惯和文化背景的不同,不同语言中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明确对应,所以只有能够做到用外语思考才可说对这门语言“登堂入室”了。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学外语时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在大学的时候,我写报告已经可以全用日语了,但老师改后,整篇都是红叉。现在想起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有意识地去培养用日语思考的习惯。

我在上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天天看日文书籍,听日文广播,日语功底可以说不错了。到了日本以后,很多当地人都不相信我是第一次来日本,但深入交流之后,发现自己还是有明显欠缺。还有看电视的时候,无论是新闻还是一些小栏目,人家的切入点和思维方式就很不一样。在日本,周边的环境会促使你用日语进行思考,又过了一段时间才真正融入了日语的世界,能够得心应手了。

记者:您在教学之中如何培养学生的日语思维能力?

孙老师:在教日语的时候,要注意日语的使用习惯,不要把汉语的习惯带到日语里。比如写一篇论文,汉语的写作方式往往是把大的结论提出来,然后慢慢去论证。日本人不是这样,他们往往是先把一个话题提出来,然后再展开、转折,把自己想说的东西说出来,最后再总结。还比如日本人打招呼除了说“今天天气不错”、“你好”之类的话,还会提到上次见面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说“上次非常感谢”。如果这些细节问题让学生多去模仿的话,可能将来就形成一种习惯了。跟日本人接触的时候,交流起来会更方便、更自然一点。

 下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