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重新发现地理学,探索未来之路——访城市与环境学院黄润华教授(三)

guo  2011.09.27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311

五、教育与体制

记者:最后想请听听您对宏观大学教育方面的意见。认为我们在人才培养方面存在哪些不足?您对北大的教学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吗?

黄老师:我觉得人才培养的问题不是北大的问题,而是中国整个教育体系的问题,现在的教育体系不利于培养真正的人才。教育问题最集中的体现就是“钱学森之问”(注: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在过去的六十年中,改革前三十年主要是政治的压迫与束缚,教育为政治服务;改革后三十年则是功利主义的侵蚀,教育为利益服务。总之,我们教育体制根本的指导思想是把人培养成某种“工具”,一种没有脊梁的工具,而不是具有独立思想,能在某一领域引领社会发展的真正人才。

记者:尽管改革前三十年的体制很严,对教学的干扰很多,但也至少出了一些中上等人才。改革后三十年的体制虽然宽松多了,然而感觉人才培养质量还不如以前。

黄老师:缺乏理想主义,对教育的危害更大。改革开放以后,大家更倾向于实用主义了。个人是没有办法的,我帮我外甥选专业的时候,都要考虑就业是否容易。过去的学生都认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一颗螺丝钉拧到哪我就在哪起作用,有一大批一心做学问、做事的人,所以能涌现一批比较优秀的人才。

记者:我们的教育体制并没有给人创造潜心研究的环境。如果要改进的话,您认为可以从哪里入手?

黄老师:我觉得要给校长更多的权力。有几个进行改革的校长,后来都被排挤了。比如朱清时(注:朱清时,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现任南方科技大学校长)、刘道玉(注:刘道玉,著名教育家、化学家、社会活动家。1977年,出任国家教育部党组成员兼高教司司长,为高教战线上的拨乱反正和恢复统一高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19811988年年起担任武汉大学校长,1988被免职),钱伟长(注:钱伟长,世界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做了一些事。全国有1000多所高校,如果其中100所学校的校长有更多的权力,那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扭转风气。不是苛求每个人都能成功,但总有成功的几率。钱伟长、朱清时、刘道玉做了一些实验,虽然这些实验都夭折了,但对我们还是有所启发。

记者:校长拥有更大的权力以后,他应当怎么做呢?

黄老师:他可以按照他的办学理念来招纳教员和学生。我们过去一贯的方针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现在应该有所改变,应该“为探索科学真理服务”,提倡“为学术的学术”。优秀人才是不能用经济效益衡量的,所以教育也不能总盯着这样的目标,这是一个明显的道理。

记者:现在的学生和家长认为应该在大学学些实用性的东西,然后出去挣钱。您觉得校长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黄老师:我昨天晚上看清华的校友给“清华你好”写信,其中有一个写得很好。他说,大学想要培养最高的人才,就应该放弃一切功利,就应该进入象牙塔,不要管社会的东西。大学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培养精英的,北大清华应该属于这一类;另一类是培养实用人才的,它们培养出来的人才可以能赚钱、能做官、能当企业家。我们的高等教育体制应该充分放权给校长,研究型大学所招进来教师和学生就应当潜心做学问。

记者:按理说中国经济发展了三十年,应该有一个中产阶级阶层成长起来了。中产阶级没有太多养家糊口的负担,应该有一部分人能够凭着自己的兴趣和追求做学问,但是现在好像还看不到有这样一个阶层的存在。

黄老师:是,毕竟我们脱离封建社会的时间还太短,中产阶级要伴随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才能成为社会主流。我经过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也体会到,实现社会发展的跨越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因为这不光是一个经济发展问题,还要有长时间的文化积累。马克思认为历史的发展是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这个总结是非常正确的,所有的历史学家对此都是承认的。孙中山革命推翻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但国民党统治时间并不长,资本主义没有充分发展起来。

文革时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这个命题就是错误的,因为资本主义在中国还没有真正存在过,我们要防止的是封建主义复辟。教育也是这样,要正视我们在现代大学发展上还很幼稚的现实,不要连基本的大学理念都没搞清楚就大谈“世界一流”,急功近利只能起反作用。

记者:好,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非常感谢您!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1429日, 上午10001100

录音整理:安胺

文字编辑:侯欣迪,王玉彬,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1    日,经黄润华老师审阅。

 

附:黄润华教授简介

黄润华,男,19389月生于广东台山市,汉族。1959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地理系。19599月到北京大学工作至今,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19831989年任地理系副主任,1990年任教授,1991年被评为自然地理专业博士生导师,1993年起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1年退休。曾担任国家教委高校理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地理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土壤学会理事、自然资源学会理事、1990年国际地理联合会(IGU)亚太区域会议副秘书长、《环境科学》编委。现仍兼任《科技术语研究》编委、《自然资源学报》编委和地理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委员。

黄润华教授主要从事土壤地理和环境科学等方面的研究。20世纪50年代后期参加全国第一次土壤鉴定,在广东惠阳地区进行土壤普查。70年代初期在我国环境保护工作开始之初,参加北京官厅水库水源保护研究,此后长期从事环境科学的教学和研究,并先后于19791981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瑞典乌普萨拉国家水质实验室、1988年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赴英国诺丁汉大学从事研究和讲学。二次出访的部分成果反映在他编著的《环境科学基础教程》中。

黄润华教授主持和参加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在元素环境地球化学、水源保护、土壤分类和有关工程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理论与应用性成果。70年代在黄河水源保护课题中,他主持研究黄河水系中砷的环境地球化学行为,查明了河水中较高的含砷量来自黄土本底,并非来自人为污染,平息了有关黄河受砷污染的争论。该项课题还在国内较早地开展了元素环境背景值的研究。近年来研究领域转向更宏观的环境演变方面,对我国北方半干旱区万年尺度的环境演变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建立了相应的环境演变模式。他参加的国家“七五”科技攻关项目“内蒙古草原牧场防护林区遥感综合调查研究”获国家教委1993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黄河水系砷的环境地球化学行为研究获水电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土壤系统分类研究获2005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在国内外核心刊物和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50余篇,教科书、专著、译著20部,其中2002年出版的译著《重新发现地理学-与科学和社会的新关联》在国内地理学界引起广泛的反响,并获2004年统战部全国优秀图书奖。

 <<上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