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体育之美,心灵之爱——北大体育教研部喜勋先生访谈(一)

guo  2011.09.27   名师名课   3 条评论 总浏览数:5,504

 

编者按:一个好的身体是事业成功和高品质生活的基础,也是每个人的希望。但好的身体决不是通过吃药打针和所谓的营养补品所能达到的。合理的体育锻炼才是唯一重要的途径。怎样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使我们的身心都得到提升?怎样才能使体育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生活的乐趣?喜勋先生的体育思想与教育经验不但对体育教师有重要的参考意义,也会使每个人都有所启发。

摘要:喜勋先生从事体育教学已经有六十余年。在多年的教学生涯中,喜先生始终坚持体育不但要锻炼身体,更要培养学生的意志品质,促进综合素质发展的教学原则。喜先生讲究科学训练,因材施教,针对学生不同生理、心理、思想等特点,精心准备、设计教学内容,所以教学成果卓著,桃李满天下。喜先生认为,大学体育(非体育专业)教育首先要明确“以人为本”的宗旨,目的在于“增强体质、培养品质、发展素质”,培养学生终身锻炼的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其次,体育教学要注重人体运动的科学性,讲究教学技巧,才能事半功倍地让学生领悟、掌握技术要领。喜先生还针对当前学校体育教学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与建议,值得我们认真思考;而她“宽容大度、顺其自然”的人生态度,也值得我们细细品味与学习。

 

一、我所经历的体育教育史:“美式”与“苏式”体育思想的差异

记者:首先,感谢喜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体育界的元老,在民国时期接受的教育,那时候的体育教学是什么情况?

喜先生:解放以前,我都是在教会学校读的书。中学是崇英女中,大学是金陵女子大学,基本上是一个系统下来的,受到的是美国式的体育教育,比较自由,人性化、艺术性的东西多一点。我们读书的时候,不像现在从小就搞专项,学的东西是比较全面的,体育理论、心理、解剖、生物力学、医疗体育,甚至逻辑学,什么都要学,这也是美国的通行做法。我学了七年体育,技术方面基本都是在打基础。前三年田径、球类活动比较多,后四年体操、舞蹈、武术学的比较多。

记者:解放前,传统家庭观念影响应该是比较大的。作为女子,您是怎么走上体育之路的?能否请您简单回顾一下您早年的学习和生活经历?

喜先生:在性情方面,我受父亲的影响很大。我父亲是一个中医,非常正直,非常有正义感。医道上,很有专研精神;医理上,以人为本。他很愿意帮助贫民。乡里穷人得了病,特别是疑难症,别的医生不愿意治,都到我父亲这里来。父亲也很有艺术修养,他会唱、会拉,会弹古琴,还能写能画。

父亲不让我们搞政治,连报纸都不让看,他说政治是很肮脏的东西。教会学校也是不让学生问政治的,但有做礼拜、唱诗这些活动。我喜欢唱诗、打篮球,从中学起我就是篮球队的。这种教育让我感到很开心,我觉得很自由,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压力。我能够接触体育,并最后以此为职业,应该说与教会学校比较自由、平等的环境有关。

小学时我总是和比较瘦弱的男生分在一起比赛,凡是跑、跳,踢毽子、跳绳等项目我都稳拿第一名。中学的时候,我会打球,又能跑能跳,参加南通运动会得过多项第一。中学老师很看重我,就推荐我进了上海中国女子体育专科学校,毕业后又考入金陵女大。一开始我们在上海闸北一带上课,当日本的战事发生之后,金陵女大与沪江、之江、东吴、圣约翰大学五个学校就在租界组成了基督教联合大学。那时候没有很多技术课,只有球类和舞蹈、武术类可以学,我就重点学舞蹈和体操了。学校师资力量很强,我们的舞蹈教员还请到了现代舞的“老祖宗”伊莎多拉邓肯的学生。在大学期间我学了踢踏舞、现代舞、芭蕾,以及我国的一些民族、民间舞。

刚上大学,父亲就过世了,家里也穷了。念到二年级,我觉得家里负担太重,就不想念了。校长很喜欢我,不愿意让我辍学,想把我留下来,说“这是个人才,不培养不行”。先是原来体专的校长支持我,每年给我交学费和一些生活费,想让我毕业后接她的班。后来,物价飞涨,女大体育系主任黄丽明就又给我找了一份家庭教师的兼职。我念书也挺苦的,因为上课与做家教分散在好几个相距很远的地方,白天上课奔波,晚上做家庭教师,回来后复习功课,到半夜才吃饭,然后睡觉,睡一觉起来又得走了。

那时候外国人老骂我们是东亚病夫。我练体育一直有这么一个志愿,就是非得把我国人民的体质搞强不可,以雪国耻。以前我专门教专项,在体专等大学体育系教舞蹈,后来我到燕京大学教大众体育,1952年院系调整之后就是北大了。

 

记者:建国以后的大学,特别是北大体育教学是什么状况?

喜先生:我是1951年,院系调整前半年来北大的,那时候还是燕京大学。燕京大学的体育教学是美国式的,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国家教委通令转变成苏联式的,并公布了全国高校体育教学大纲。

记者:两者主要不同在什么地方?

喜先生:美国式的比较自由,比较开放,注重人的本性和本质的东西,运动的目的就是使人健康、快乐、系统、协调。苏联模式的就不一样了,是带有一种意识形态教学的,课程上有一定的规定,比较教条,项目以田径、体操为主。苏联模式主要推行“劳卫制”,就是每个学生都要在各个体育项目上最低要通过一级标准。美式教育注重韵律式的全身活动,崇尚艺术、崇尚美,女生教学内容包括舞蹈、韵律操,以及各种球类的活动,像篮球、排球、垒球等等,课堂上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美式教育学期成绩的评定不采用统一标准,但要求在比较规范地完成教学内容的基础上,学生自身体质、形态等比原来有所提高。

我在北大教学的时候,苏联模式开始成为主流,学校统一大纲,以田径为主,加少许的体操,舞蹈等项目没有了。而且由于项目多,课时少,学生基本上不能巩固地掌握教学内容。那个时候的教法,完全是按运动员专业教学的方法来做的,根本不是“以人为本”,不适合一般大学的大众体育教育。

记者:在那样的大环境之下,您是怎么进行教学的?

喜先生:我脑子里一直存在一种思想,我感觉体育,尤其大众体育不能完全偏一种模式,不能使用单一的训练方法,所以那时候我就想办法改变。

教学内容要根据学生的生理、心理、体质情况而定。我增加艺术体操、剑术和球类作为主要教学内容,并发展12种基本活动能力为辅助,再以游泳、滑冰等为自然能力锻炼。主要目的还是增强体质,发展力量、灵敏、耐力、速度四个素质。在教学时,以学生为主体,利用大学生的文化水平比较高、理解能力强的特点,让学生参与教学,多用启发式,以人为本因材施教。

在教研室领导的同意和支持下,我们进行了全面教改,主要教学内容和辅助内容分配在二年四个学期进行。一般学生上这样的综合课,能力素质较好的学生可上以专攻基本技术为主的专项课,但必须有20%的韵律活动(准备活动)10%基本活动(在结束部分)。通过试行,效果极佳,学生自觉性提高了,体质提高了,素质发展了,品质培养了,自然也很受学生欢迎。像女生的实心球、800米跑等项目,我们并没有专门训练,直接测试全部合格。实心球就是一个利用全身力量配合出手角度与加速问题,800米就是一个耐力问题,在平常活动中都有训练。

尽管课时非常有限,但我们的女生体形、气质都有了专业运动员的风采,走在路上精神面貌都不一样,校领导看到了称赞不已。1980年,由我执教的北大女子艺术体操队,在首届全国高校艺术体操比赛中,以技术娴熟、造型新颖,一举夺冠,并在以后接连十次蝉联冠军。这次体育教学改革可以说很成功。后来我在报上发表了一篇总结文章,引起了巨大反响,全国高校女教师都到北大来学习、观摩。我们整理出来的《北大女生体育教学大纲》也在全国高校参用。

 下一页>>

 

3 条评论

  1. SEO服务 说道:

    这些说得还不错啊

  2. 很佩服喜先生这种资深教育人

  3. 猪油膏 说道:

    体育在我们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