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学海中浮沉(陈立尧)

guo  2011.12.26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646

2010年3月,我所在的上海市七宝中学学子人文书院举办了“对话大师”系列活动,邀请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大师》系列纪录片的编导人员来校,与学生们进行交流。在这次活动中,我作了题为《中国教育,路在何方》的发言,现将这篇文章引用如下: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战火频仍,民不聊生,社会矛盾与民族危机深重。然而,也正是在这片硝烟四起、满目疮痍的土地上,诞生了一位又一位为挽救处于灾难中的中华民族而不懈奋斗、无私奉献的前辈,他们在不同的领域、用不同的方法改造中国,唤醒人民,开创了一个群星璀璨、大师辈出的时代。

要完成消除民族危机、振兴中华的艰巨任务,首先要从改变不合时宜的封建制度入手。要在中国这个有着两千年封建专制统治历史的国家铲除封建制度和封建思想,就要从改变人民大众迂腐陈旧的思想和观念入手。而要改变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关键就在教育。于是,这一时期,形形色色的有识之士凭借自己的力量兴办或改革教育,企图改变和再造人们的思想。

在这一时期,马相伯先后亲自或参与创办了震旦学院、复旦公学、震旦女子文理学院、辅仁大学等学校,开创了中国现代教育的新范式;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提出了思想自由、学术为上、兼容并包的北大精神;黄炎培开创了中国的职业教育,成为中国教育现代化的探索者和引领者之一;陶行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用自己的人生开辟了中国的乡村教育;陈鹤琴以一颗赤子之心,开拓了中国儿童教育的领域;吴贻芳担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推动了女性的独立和解放……

今天,当我写下这几段文字时,我不禁感慨万千。在那样一个黑暗混乱的年代,中国的教育蓬勃发展,人才辈出;而现在,在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和平年代,中国的教育不仅迟滞不前,反而还不如那个年代。

在现今应试教育的体制下,所有的教育都围绕着考试进行,所有的课程都围绕着考试设置,甚至连上课所讲的内容都全部是考试要考的内容。于是,在考试的压力下,音乐课、美术课、体育课及其他副课都不得不让位于主课;在考试的压力下,学生只学会了做题和考试的技巧,却没有真正学会学习的方法,没有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在考试的压力下,课外培训行业日益兴隆,学生的课外时间几乎都被各种补课、培训或兴趣班所挤占,很少能享受自由时间。在这种局面下,学生变成了只会做题目的机器人,却连最基本的生活技能都没有掌握;学生沉浸在茫茫题海中不能自拔,却不会将课本知识应用到实际生活中来解决实际问题。

中小学的情况已然残不忍睹,那大学呢?众所周知,中国最好的大学在全世界的大学中离顶尖水平还相差很远。出现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只要看一看现在的大学生和教授们都在干什么就知道了。得益于中国大学严进宽出的特点,经历了高考折磨的大学生们早已没有了学习的兴趣和动力,他们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从网上找来几篇论文抄写拼接以应付毕业论文,然后再想办法混张文凭。而教授们不是在潜心治学,也不是在比拼学术造诣,而是在争相发表论文,以此来完成升职,甚至是升官的目标。于是,中国的大学从学术研究所,变成了论文生产厂。在官本位思想的影响下,大学里最受人尊敬的人不是学问最好的人,而是职位最高的人,一个人只要当了教授、系或院的主任,不管学问多高,就能受人敬仰,这难道不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吗?

钱学森曾经提过一个著名的问题,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自己的诺贝尔奖得主?我想,在高考的指挥棒下,在各种大学和研究院里的政治斗争下,在中国很难找到一片纯学术的土地了,也就很难再诞生大师了。

中国的教育制度,不仅放弃了对孩子价值观的早期培养,还强行扭曲了教育的定位。教育,首先应是教会学生怎样做人、怎样生活、怎样学习,而不是只教会学生怎样做题。教育应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为考试服务的。应试教育制度潜移默化地让所有人认为,读书是为了考一个好大学,考一个好大学的目的是为了有一个好工作,而有一个好工作的目的则是为了将来能找到一个好工作,能赚更多的钱。诚然,这是教育的目的之一,但如果把这当成教育的唯一目的或根本目的的话,这种理念已很大程度上是不能为教育本应服务的对象服务的。如果我们的教育偏向于制造出更多的做题精英,并让他们成为莘莘学子膜拜的榜样的话,那我们的社会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大部分不擅长做题的人早已被淘汰,而那些只会做题的人却无法真正学以致用。这样下去,中国的历史再悠久,文化再博大,也终究会被逐渐啃咬吞噬。如果钱钟书现在来参加高考,他有多大的机会被清华录取呢?

日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纲要》中提出了高等教育去行政化、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推动教育均衡发展、增加大学招生途径、探索建立创新人才选拔机制等令人振奋的目标和规划。中国教育,究竟路在何方?是旧瓶装新酒,还是迎来彻底的变革,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学海中浮沉打拼了十多年后,我已对此深有体会。

学前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而幼儿园是学前教育最重要的形式,但现在幼儿园的教育也陷入了应试教育的怪圈。2011年第27期《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组以《孩子,你想上哪个幼儿园?》为题的专题文章,揭示了当今各种幼儿园种类繁多及家长难于选择的现状。文中指出,父母们想把孩子送进好的幼儿园,却面临着公办园稀缺化、民办园两极化、优质资源特权化、收费贵族化等障碍。其实,这些问题不仅存在于幼儿园,也或多或少存在于中小学,甚至大学中。由于户口、职务、关系等原因,众多公立幼儿园对幼儿关上了大门,而各种良莠不齐的私立幼儿园及其从国外引入的教育理念也使家长们面临两难的选择:既想让孩子自由自在成长,又担心他们进入小学后无法适应传统应试教育。

无论是幼儿园升小学,还是小学升初中,由于没有统一的考试,因此各校都自主组织考试和面试,于是在招生季便出现了“百舸争流、千帆尽渡”的场面。对于幼儿园的孩子们来说,识字、说英语、背唐诗、做数学及其他一技之长成为了他们进入小学的敲门砖。“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带来的究竟是福还是祸?小学升初中的拼杀无疑更为惨烈,名校就那么几所,因此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导致了奥数被妖魔化等一些奇怪现象的出现。在我报名上小学时,学校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测试,并和家长进行了面谈。到了升初中时,各所名校已开始全然不顾教育部门的禁令,开始组织各种考试,其阵势不亚于现在高校的自主招生。短短几年,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真是沧海桑田、物换星移。

而在初中升高中和高中升大学的过程中,由于有了统一的考试,因此这种混乱局面也略有好转,但也绝不是没有问题。事实上,正是由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中考和高考成绩是学校录取的唯一标准,才使得分数成为了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颇有仅以成败论英雄的味道。正是这一有失偏颇的选拔人才的标准使得中学教育充满了应试的色彩,这也成为了目前中国青少年体质下降、创新能力和想象力不足等诸多问题的一个主要诱因。诚然,教育部门一直在努力进行改革,大力推行素质教育,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应试教育的性质。今年高校自主招生出现“三国杀”的局面,各校为抢夺声源而激烈互掐,最终结果依旧以考试成绩为准。全新的北大校长实名推荐制又引发了关于人才观的争论,既应该选拔考试高手还是重视偏才怪才。这些事实都提醒我们,不要让改革误入歧途,不要让一切“回到原点”。

简单说来,这是一根很简单的链条:要找一份好工作,就必须考上一所好大学;要考一所好大学,就必须考一所好高中;要考一所好高中,就必须考一所好初中……

上海市高考作文阅卷小组组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周宏曾说:任何教育都是应试的,应试本身没有错,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应试与教育的关系、用什么样的标准来选拔人才、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教育。其实,应试只是表面现象,此一现象本身也自古有之,中国的教育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制度和观念。在古代,教育本是少数贵族子弟的特权,后来逐渐向平民化、大众化转变,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统治者把教育作为扩大统治基础和巩固政权的重要手段。中国向来是官本位色彩浓厚的国家,古代统治者设立学校并进行考试,以儒家思想为正统思想,其根本目的是为国家选拔合适的人才并以一种适宜于自身统治的意识形态武装他们的头脑,说到底还是为统治阶级服务。因而在中国古代,“学在官府”,教育是维护政权合法性、维持统治秩序的工具,它虽然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文化得到发展,但这并非其所显示的主要一面,独立的学术研究就更几乎无从谈起。我们可以这样断言,古代中国是一个对思想文化控制极为严密的社会。虽然在某些时期文化较为兴盛,知识分子也一直是社会中活跃和占主导地位的阶层,但却没有形成大规模、长期的注重“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氛围,也没有形成西方那样民主、自由的传统。直到现在,这种官本位的思想依旧影响着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这里姑且不论其优劣,但它至少在教育方面造成了不良的影响。目前中国的高校背后都有政府部门的影子,高校被从学术领域剥离开来而嵌入政治领域,权力运作压倒了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官僚化和行政化的幢幢魅影阴魂不散,因此南科大成为了四不像。可悲的是,中国的高校还无法做到完全独立自主,其各种资源的主要来源还是依靠政府。正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高校也不得不依然听命于政府。知名媒体人闾丘露薇曾写道:“对于大学来说,独立的行政以及学术研究来说,是一所大学的基石,没有这些,大学只会沦为为政府服务的高级培训机构而已,无法承担起推动社会前进的责任。”教育学者熊丙奇也说:“高等教育正是在强化行政管理的过程中,高度行政化。”

总之,这些问题是历经千百年的积累而慢慢形成的,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甚至目前根本看不到解决的希望。在当前的国情下,或许应试教育依然是最公平的教育方法,其长盛不衰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一大环境无法改变,作为个体,我们只能努力去适应它,否则必将碰得头破血流。

教育问题之所以如此受人关注,因为它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是推动国家发展和增强国家竞争力的基础,更涉及到每个人和每个家庭的切身利益。因而,教育的改革不能操之过急,这毕竟关系到整个国家的未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