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北大的困境──初进北大3个月(苏伟麟)

guo  2011.12.26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038

一直以来,中国学子都有着“北大梦”,包括我本人在内。本科阶段没有考上北大,也一直是自己的遗憾,现在终于在研究生阶段圆梦。到了敲键盘写这篇文章的这一刻,我进北大有3个月,我深深体会到一句老生常谈:“梦想与现实总有一段距离。”

我常常跟关心我的亲朋好友说:北大的学习资源很丰富,硬件环境也相当不错,比我本科阶段的学校有很大的提升;而且看看各个院系的师资,我以前所熟悉的大师级人物,不少都在北大任教,似乎突然觉得自己总会有很多机会碰见他们,听他们讲课。这是北大给我的第一印象:资源十分丰富。

记得北大前校长许智宏在接受中央10套《大家》栏目的访谈时,回应主持人提问:“周校长来接任时,您最想传递给他的感受是什么?”,许校长说:“要确保北大这么一个比较自由的学术空间,这个是最最重要的。”这一句话我一直记在脑海里,许校长在这么一个看似需要提及“薪火相传”的重要思想的问题中,没有提及北大的校训──“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任何一个字眼,他提及了“自由”,并强调了不只是“最重要”,而且还是“最最重要”。吴飞老师在接受《北京大学教学促进通讯》访谈时,他说:“自由并不只是一个权利或权力,更是一种能力,不是像把笼子打开这么简单,要教会学生飞才行。”自由是衡量人的能力的重要因素。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迪亚‧森在他的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中提出了要以人民的自由(各种基本能力)的增进来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的观点。但资源丰富的北京大学,却面临着这个困境:“自由”被压抑了。我在这三个月最能感受到的一点就是北京大学对学生实施的很多“军事化管理”,都是压抑了学生的“自由”。

熄灯制度是其中一点,连硕士研究生的宿舍也受管制。我认为考上大学的学生都是成年人,绝对能够有效管理自己的作息时间(在合适的引导之下),并没有必要以这种军事化的形式强迫学生接受断电的安排。在此我没有鼓励大家经常熬夜,但是对于学术研究,有时灵感到了,或者是刚好碰到一位很投契的学友,希望多聊多讨论多深入思考时,就在午夜12点过后,我们在校内就找不到任何地方能继续进行了。众所周知的是,灵感以及与学友的学术碰撞,这些偶然的事故,都没有人能按照一个时间表去安排的,很多重要的科学发现、实验成就、独到的思想,都有涉及这些偶然的出现,都有涉及某几天夜以继日的工作,但熄灯制度无疑狠狠地压抑了这些可能性的进一步发展。更为关键的是,这种能够自主管理自己作息时间的机会,使学生培养了更好的自我责任感──当我们有自由的可能性去做某些事情时,我们才能对这些事情负责,比如我们就不能对一个喷嚏负责,因为我们没有自由去选择我们的鼻子在受到刺激时不去打喷嚏──人只有是自由的,才会有责任的存在──这符合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B582-B584里论述的那种归咎责任的判断,同时康德也从不否认:虽然人都是先天就自由的,但人类社会仍需要一些制度去使人类的自由能力得以发展和保障。

如果取消熄灯制度可能引起的担忧,或者可能涉及能源减排的问题,那么设立通宵教室应该是一个可替代的办法;但在北大,教室及教学楼早早在22:30关门。而在笔者的本科院校,没有熄灯制度,也同时设有两个通宵教室,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大量学生因此睡眠不足、成绩下降、无法协调作息时间,或者学生安全问题。由此看来,是有其他原因促成了这种家长制管理在北大的出现。

北京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也是各种官僚的集中地。究竟这种官僚、行政化的风气影响有多大,不得而知。但是高校行政化一直是近年热论的话题:对科层制、官僚化有简单了解的人都会不难发现,这类家长制或军事化的管理是行政化的重要结果。行政官员主管学校的心态往往就是:减少出错、减少争议、减少意外;因为北大只要有什么事故出现,就会牵动整个社会的关注神经,同样这种关注会对官员的仕途产生不小的影响。无疑去掉这些家长制措施,使北大的学生体验自主管理作息时间,是需要冒风险的,但官僚往往是最大的风险厌恶者,再加上校领导一般存在任期制(不像外国学校或者是49年前的中国大学),任期制使得领导们更害怕改革。于是,往往官员的想法就是:学生最好稳稳定定不出意外,至于什么措施能真正有助于学生的人格塑造(责任感),什么措施能保障学生创意的可能性能变成硕果──他们不是最关心,毕竟“自由”对责任感的建立是长期性的,而某种家长制的管理能立即看到“稳定”的效果。

大学无疑是应该走在时代的前面,一个害怕争议、为了临时的稳定感而不注意自由的体验、只关注培养服务于当下社会与时代的学生不是最一流的大学。尼采在《历史学的利与弊》一文中说:“如果你们想读传记,就不要想读那些带有‘某某先生与他的时代’的口头禅的传记,而要读封面上必须写着‘一个反对自己时代的战士’的传记。”现在可以明白,为什么许校长说自由是最最重要的,同时可以明白,体验和保障自由的制度也是同样的重要。

这就是北大真正的困境。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