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言传身教,教学相长—-韩济生院士谈医学教学

guo  2007.12.25   名师名课   4 条评论 总浏览数:7,521

韩济生院士简介

韩济生(1928.07.),男,浙江省萧山县人,汉族。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生理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

学术兼职: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主任委员。国际疼痛学会中国分会主席;国际神经肽学会中国分会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博士后基金会理事。世界卫生组织(WHO)科学顾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顾问。《中国疼痛医学杂志》主编。国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针刺麻醉原理研究”首席科学家(2007)。美国哈佛大学精神科客座教授(2005-)。曾任中国生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神经科学学会副理事长。

科研领域:在针刺镇痛的神经化学机理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中枢阿片肽与抗片肽相互作用机理方面处于国际前沿,神经刺激疗法用于治疗海洛因成瘾开创出新领域。在治疗失眠、抑郁症等方面正在取得显著进展。

论文和著作: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0余篇,著有《神经科学纲要》(1993),《神经科学原理》(1999),《神经科学》教科书(2008),《针刺镇痛的神经化学原理》第一卷(1987),第二卷(1998),第三卷(2007);《针刺镇痛原理》(1999)等。

获奖:部委以上奖20余项,包括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首届立夫国际中医药(针灸)奖;首届北京大学蔡元培奖。连续12年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科研基金资助。

专利产品:韩氏穴位神经刺激仪(HANS)用于镇痛、海洛因成瘾的戒毒等等,已向国内、外推广,应用方便,疗效好;海洛因成瘾者脱毒后应用韩氏仪防复吸,一年不复吸的成功率达到25%以上。

记者韩老师,我先简单的把我们这个杂志的目的和宗旨给您介绍一下:《北大教学促进通讯》主要内容之一是把名师名课的教学经验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成果发布出来,供广大师生学习,互相交流、讨论。如果有人因此在教学水平上得到了某方面的提高,或改进了学习方法,不单自己受益,可能会影响很多人,那么就是对我校教学工作相当大的贡献。

重视教学的问题,这几年一直在呼吁,学校也很重视,但谁也没有立竿见影的好办法。所谓百年树人,优秀的人才培养体系需要各方面不断的积淀。通过我们的采访,能在某个侧面把您丰富的教学经验,人才培养理念等传承下去,应该是很有意义的。您可以随便谈一下您的体会。

韩老师:我原来是生理教研室的,后来因为看到在国际上神经科学逐渐兴起,神经生理是生理学的一个部分,我们把这部分扩大,成为神经生物学、神经科学。我们成立了神经科学研究中心,以后变成神经生物学系,神经科学研究所,我任所长、主任。研究工作主要是在三个方面进行:疼痛、戒毒和帕金森病。

教学我一直是挺有兴趣的。我今年79岁了,毕业这么多年,回想起我上学期间老师讲课到底给留下什么东西呢?具体的知识恐怕已经很模糊了,我觉得印象很深的是一些教员的逻辑思维与解决问题的方法。下面就谈一下我在教学方面的体会。

每次讲课要想成功,第一堂课很重要。一堆新的学生来了,个个都是新面孔,他们怎样才能认同你呢?怎么就会和你站在一起?需要大概要十几分钟到20分钟时间才能让他们觉得你和他们是一样的人,是亲切的。我觉得讲课应该尽量缩短这个陌生的阶段,学生脸上笑眯眯的了,他们看着你讲着什么表示点头了,这个时候你讲的东西就象一滴一滴水滴在干旱的土地上一样,都吸收进去了。否则学生以一个个木讷的面孔对着教员,效果就会很差,而且直接影响以后对待这门课程学习的态度。在一门课有几个任课老师的情况下,这个问题更是突出。我常常用讲故事、举例子的方法很快的拉近师生的距离。比如一次我讲到积水潭医院看病的例子。一个医生对我说,韩老师您来看病啊,我说你怎么认识我?他说我北医毕业的,对您印象很深啊。你给我们做报告的时候说:“你今天是学生,明天穿着白大衣就是医生。现在你批判别人拿红包啊什么的,但是你明天要是穿上白大衣你拿红包还是不拿红包?”。他说这印象很深刻。举些这样的例子,师生距离马上就拉近了。作为教员,不能你讲你的,学生冷着眼睛冷着脸去听你讲,不好。

记者:老师如何能在一二十分钟的时间里使学生认同自己,使课堂气氛活跃起来呢?

韩老师:各人有各人的办法。我记得报纸上说菲律宾曾有一位总统,群众会议演讲时一般都很嘈杂,很难把它压下去。他有一个办法,开始讲话声音很低,呜呜的,不知他在讲什么。群众想,他在讲什么呢?一直到大家静下来了,他声音又慢慢大起来了,这是他自己发明的一种办法。我是通过讲故事的方式,讲点亲身经历,拉近距离。我觉得在每个时期都可以有些事情做我们的引子。每次我都很重视开头,并不只是列个提纲,三个部分,我们今天讲第一、第二、第三。这样很一般。我往往把一个聚光灯聚焦到一点,再扩大到全面;或者先讲全面,再聚焦到我们今天的课程。

记者:您刚讲了如何上好第一堂课的问题。教师要把课讲好,还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注意哪些问题呢?

韩老师:课程要讲得好,能引起学生的兴趣,产生吸引力很重要。有时我会讲一些实际生活中的事例、新闻,或者放一些录像资料,让学生觉得课程内容与他们的生活很近,效果很好。一次我到北师大去讲一点额外的补充知识、扩大知识面的课,都是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一般来说理科的学生还好,文科的学生你给他讲疼痛原理啊、戒毒原理啊根本不能吸引他的兴趣。我先放了一段资料录像,介绍我如何做疼痛研究,如何做针刺镇痛,针刺麻醉,针刺戒毒等等,让他们扩大视野,扩大他们知识面。看完录像,一下子兴趣就来了,虽然是两个钟头的课,这20-30分钟占了,但后面的时间听课效率特别高。用什么办法引起他们的兴趣,这是最主要的。只有在渴望的心情下,才有可能“如饥似渴”地接受你讲的内容。

另外一点体会:你要讲好一个课,最好能联系自己的科研成果。相比于全部讲理论上的东西,讲别人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因为它是有血有肉的。当时提出什么问题,做试验出现什么情况,用常规方法解决不了,经过努力又如何解决,得到什么新的结果。这样,每一个例子都是一个案例一样:原来的问题是什么,怎么去求解,结果是什么,这个问题又引出下面什么问题。真正的名师和精品课,我相信都得有教员自己的科研体会。如果只是照搬无误,绝对做不了精品课程。我们研究所搞神经生物学研究20余年,以疼痛和药物成瘾作为重点,讲师教员都是常年研究者,所以他们讲起来都是有声有色的。

还有就是讲课一定要重点突出,用生动的比喻,深入浅出的讲解,给人以深刻的印象。我在讲课的时候,一堂课,几十张PPT图像,我只要求学生重点记住一张或两张图。举例来说,有的药容易成瘾,一吸就上瘾,有的不容易上瘾,要上瘾有什么条件呢?必须药效强,药物入脑快,而且作用短。好像“桂林山水”,一个一个尖峰。你吃一次药或注射一针,兴奋一下,药效很快消失,陷入痛苦,这时你不得不再用一次药,海洛因就是属于“桂林山水”这一类药;还有些药起效慢,维持时间长,血药浓度有点像“云贵高原”似的,一次用药以后,维持24小时作用,这类药就不容易成瘾,因为它没有高度兴奋与高度痛苦做对比。所以我说,一种短效而强烈的药就是“桂林山水”式,容易成瘾,海洛因属于这种;美沙酮是“云贵高原”式,比较不容易成瘾,可用来脱毒。这样举例,比较易懂易记。

再举个例子,就是如何解除吗啡应用中的不必要顾虑。很多人癌症痛,痛得要命,还坚持不用吗啡,为什么?因为人们牢固的思想,认为吗啡不是好东西,用完了就会成瘾的,药物成瘾是个可耻的事情。所以多数医生都认为应该尽量少用,病人也有惧怕心理。我们现在要纠正这个观点。但究竟什么时候用吗啡会成瘾,什么时候用吗啡不会成瘾呢?讲解这个问题时候我用形象比喻。讲台的桌面在这里,这是我们人愉快和痛苦的平衡点。一个人在痛得要命的时候,情绪低落如同坠入深渊(落到桌面以下),这时用吗啡,是解除痛苦,使情绪回到桌面上来,这种情况不会成瘾;相反,当你现在处于正常状态,为了追求愉快你去用海洛因,用药后曲线猛然上升到桌面以上去,产生极度愉快(称为欣快)感,这就容易上瘾。

举完这样的例子,我强调这个图大家一定要记住。一堂课下来(两个小时),要是能记住这么二、三个图,就值了。你回想一下,每个课你都能记住二、三个图吗?不见得!我希望每一堂课都能留下一点东西,甚至几十年都不忘的东西。而不要多多益善,讲得多,很快就都忘了。全是重点,等于没有重点。

记者我也记住了,这样讲解确实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医学的教学工作是有一定特殊性的,应用性很强。由于医疗工作责任重大,对医学教学工作也相应有更高的要求。能谈谈您在这方面的体会吗?

韩老师:是的。今天是学生,明天真的穿着白大衣就要面对病人,那你会怎么对待病人?我觉得这对学生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有责任的学习和没有责任的学习不一样。

我觉得一个好的医学教师一定要有比较深的阅历和人生的经历。我经常拿自己的错误来做例子穿插教学里面引起注意。比如,我在实习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猪囊虫病。吃的猪肉有一种寄生虫,它到了身体以后,卵就通过血液扩散到身体各地方去,到哪个地方它就成为一个小囊,并发育长大,好像一个个疙瘩。一旦进入脑子,所产生的症状各种各样,定不了位,不容易诊断。最后小姑娘死了。做解剖的时候才发现她患的是猪囊虫病。再去摸摸皮肤下面,确实摸到很多疙瘩,而早些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没有做出诊断。所以我说,好多事情不仅要有理论知识,还要有亲身的成功或失败的经历,这样才能逐渐提高。我讲课经常间隔地穿插这些东西,让学生提高自己的警觉度,这样当然不容易打瞌睡了,因为它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记者对,这样听的人注意力集中,印象也深刻。您提到对教学,特别是医学教学来说,老师的阅历和经验非常重要,也就是说现身说法,无论是经验也好,教训也好,都非常有说服力。

韩老师:你如果敢于拿自己深刻的痛苦,当年是怎么犯错误的,拿来讲,一定能引起深刻反响。

医生是一个非常讲究如何做人的职业。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不同的时代,上学时从旧社会到解放,以后又经历各种运动,对做人和做事方面有许多体会。比尔盖茨也说过,一个成功者,哪怕是商业上的成功者,当他谈及自己经历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谈做人,而不是谈做事(如何赚钱)。年龄越大,接触越多,我越感觉做一件事情要成功,技术是一方面,但是做人是更重要的。医生犯的错误,很多都不是医术问题,而是责任心问题。所以,我们这一代人讲课里会自觉贯穿做人的道理,千方百计引到这个方向,来影响学生。通过讲课中来讲自己体会,讲自己在关键的时候应该做什么选择,这是润物无声的办法。做教师的影响力还是很要紧的,在年轻教师里面,也应该提倡这点,不要百分之百都是技术性的东西。

记者韩老师,医学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复杂而要求又很高的技术工作,疑难问题的诊断常有专家会诊的说法。那么在教学工作中的交流与讨论是不是也非常重要?

韩老师:对。举个例子,当时我们研究镇痛问题,脑子里面那么多神经核团,哪个核团与针刺镇痛关系最密切?我们用各种方法确定了脑子里有四个核团最重要。我在学术报告中加以确认。这时会场上一个医生举手了,说你讲这四个核团每个都重要,没有它不行,到底哪个最重要,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开始我没有考虑过这些,当他这么一问的时候我脑子就加速运转,想到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些核团是否前前后后形成了一个环形回路。回来我们就研究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经过几年努力一步一步地证明了一个叫做“中脑边缘镇痛回路”的理论。所以我说,听完演讲要请听众问问题,对听众、对演讲者都有极大的好处。通常我会说今天讲课60分钟,我只讲40分钟,留20分钟给你们问问题,我讲完了你们没有人举手,我脸上就特别没光,那就说明我讲课你们根本都没兴趣,否则哪有没有问题的。这样一来,就加强了听众的注意力,因为打了招呼了。这一注意听,我讲的东西就吸收进去了。而且我一般不让他们提一连串问题,一个人就问一个你最感兴趣的问题,让别人也有机会。他提问时如果问的特别长,我就告诉他,你不能问那么长,你只能集中到几句话,否则问题一分散,注意力都不集中了。像这样就训练学生敢于提问,也引导他们如何提问,使课堂中师生都能尽量集中注意力。这都是一种日常的体会吧。

记者:您说的这个从学生问的问题,老师也得到收获实际上是一个教学相长的效果。有的老师怕准备不足或回答不出而丢面子,您怎么看待这样的问题?

韩老师:个人知识与阅历总是有限的,我有时也怕当时讲不出来。所以我一开始就讲,我脸皮很厚,你们尽管问,我不会脸红,哪有都答得出来的?先这么自嘲,就好办,那气氛就很轻松,你们问我答不出来就告诉你我答不出来。我很注重这个气氛,大家笑眯眯的,怎么都好办,对不对啊。

记者我们都是从学生过来的,实际上像您这样的老师,反而能得到学生的尊敬。确实有个别不懂装懂的老师,反而让学生看不起。如果一个课程或讲座,过后下面很少问题或根本没有问题,一般是有两种情况:听众不感兴趣或根本没听懂。

韩老师:对,是这样。留一点时间来问问题简直是太重要了。

记者您的讲课通俗易懂、深入浅出,保证绝大部分人都有所收获,那么对于一些确实很拔尖的学生,您如何进一步的鼓励他往上走呢?

韩老师:这是要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仅仅是一般的学习能力了。我常常提出一些问题,引道同学进一步探索。就是说,当遇见困难的时候,怎么去找一个解决的方法,一步一步找,逐渐深入。我觉得对学习好的人,主要让他从中体会解决问题和困难的一些途径,而不是具体的技术。这样,越是聪明和能力强的学生,收获也越大。

记者您走过很多个国家,您觉得发达国家的大学教育,和我们相比,有哪些可以借鉴的长处?

韩老师:我觉得我们的教学方法和发达国家相比,最明显的差别,就是是否提倡学生发问。特别是美国,学生随时就问问题,常常想是否能够否定你,本能就是想反驳老师。而中国是顺着想的,本能反应是同意你。

任何一个科学家,有成就的话,就是因为否定了前人的认识和结论,创造出新的理论。这和学习时顺着想(被动跟随)和逆着想(自己思考)很有关系。所以我想中国要特别注意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习惯,鼓励你来挑我的毛病。否则他就只会点头。当然,不是提倡一概否定前人结论,也得讲出你的道理(思路)来。不讲道理,光否定,是蛮不讲理了。

===========================================

采访者:郭九苓、王肖群

采访时间:2007年11月28日,上午10:00-12:00

录音整理:魏媛

文字编辑:郭九苓

内容确认:韩济生同意,2007-12-23。

4 条评论

  1. [...] 名师名课 严格的规范、宽松的氛围是教学质量的保证- 朱孝远教授访谈(下) 教无定法,唯精是道- 刘树华教授谈教学 传授知识、开阔眼界、训练能力- 孙祁祥教授的特色教学 言传身教,教学相长- 韩济生院士谈医学教学 [...]

  2. 东莞SEO 说道:

    任何一个科学家,有成就的话,就是因为否定了前人的认识和结论,创造出新的理论。

  3. 创新医学网 说道:

    想象现在的医学论文发表都能成为一种产业,那其中的教学详情就更不言而喻了,看看医学论文发表——创新医学网http://www.yixue360.com/这样的论文发表网站,做的火热的情形,我们就不难想象医学教育与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