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旁观者未必清楚当局者之迷——日本人看外国眼中的日本大地震

admin  2012.03.27   外国人在北大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170

【前言】全球化作为当今世界的发展方向,所及领域并不限于政治、经济,教育的全球化也不可忽视。至于全球化教育,面对地球村多元的文化,其目的之一即是增进各民族间的交流学习,减少因隔阂而产生的误解与冲突。要做到这一点,首先需要认识到差异的存在,了解各民族的特性。正值此日本大地震一周年之际,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一个在灾难刚发生后对日本留学生的采访——受访者月川雄和小林美华是来北大交流的早稻田大学学生,他们作为教育全球化的直接感受者,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以及世界对她的解读的呢?

记者:能否请先谈谈,身在异国,你们听到地震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月川:“真的假的?”

小林:嗯,不敢相信,因为在中国的报道比较晚,先收到的信息是家人的,在那边的家人或者朋友给我发短信。然后接着各种幻想吧,因为(这边)信息太少了,感觉特别恐怖,(那边)只来一条短信说“东京大地震”,就只能各种坏想法。然后就看到电视上的报道,还有那些海啸的画面,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

记者:说到大地震,中国人自然而然地就会联想到2008年的5·12汶川大地震。在你们心中,这次日本地震与此前的汶川地震有没有明显的不同?

小林:我主要注意到两国对事件报道有很大差异。中国的话,他们对于救援的场面拍得特别多;在日本就不会太多地拍这些,他们会多拍一些全景的画面,让人了解损害的总体情况。而且这样的画面更有震撼力,有收视因素在里面。

月川:还有就是对人不尊重。对于被救起的人是一种不尊重,对没获救的人也是一种不尊重。日本对于这方面还是比较慎重的,所以主要会拍一些受灾状况、海啸情景之类的。

小林:这样也可以让灾区人民清楚自己的情况,帮他们镇定下来。

记者:那么日本的电视台在地震期间的新闻播报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你们有一个“权威声音”吗?

月川:日本没有像中国中央电视台那样的官方电视台,也没有新闻联播那样的政府报道,NHK也不全算。你要说富士,也有人看TBS,没有特别集中的。

小林:有也没人看。(笑)

月川:嗯,NHK有也没人看。不过这次NHK有一点很厉害,他们本部自己有一个测震机构,常年测全国各地的地震波。这次他们在地震刚发生几秒后就测到了,地震波到达东京5分钟之前他们就发出了警报。东京地区有七八个电视台,当时无论在播什么,国会演讲还是电视剧,都同时在画面里插入消息:“测到特大地震波,还有5分钟到达东京。”“请注意海啸,海啸规模是多少多少”,所有的频道画面周围都是全国的实时的消息。

小林:所以东京有一部分人在地震到达前已经出楼避难了。可惜正在上班的人都没法看到。

记者:能够提前避难自然是最好的,但即使是灾难发生后日本人的自救能力也非常高,并且楼房的抗震性能相当令人羡慕。中国学生最佩服的一点就是日本的全民应灾素质,请问这是如何培养起来的呢?

小林:主要还是因为日本是地震大国,政府对于相关方面都很严格。我们根据以往的经验得出一套抗震标准,法律规定所有房屋都必须达到相应的抗震等级,工程完成后会有检测,如果没达到,(责任方)就几年都不许再盖房。另外就是我们从小学起就有正式训练,大概每三个月一次或至少半年一次,会有警报,然后学校查全体撤到操场所用的时间。小时候还蛮讨厌这些的。(笑)

记者:我们还注意到,整个事件中日本民众都表现出了很好的纪律性和对政府指挥的服从性,请问这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小林:我想大概是习惯吧。

月川:因为经常经历这种灾害,大家都清楚应该怎么做。如果混乱的话只能导致更大的混乱,大家心里都有数。

小林:还有,从小学,哦不,从幼儿园起(笑),大人就会强调集体意识,要注意协调,如果一个人不服从的话,会对整体产生影响。

月川:所以你可以看到震后虽然政府工作存在许多漏洞,却几乎民众没有游行示威,因为大家都知道政府压力已经很大了,抱怨也没有用,不如协助他们尽量减小损失。

记者:如此说来,你们对于政府的表现还是有诸多不满的地方的,可以详细讲一讲吗?

小林:我个人感觉信息透明度、真实性没有保证。政府公布的信息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比如说饮用水是安全的,但谁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如此,因为这次事件中已经有瞒报、虚报现象曝光,这样就让人们很没有安全感。外国媒体的报道都很严重,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最该信任是自己的政府,但大家还是禁不住怀疑。

月川:我问在东京的朋友现在那里怎么样,他说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大家都正常地生活,但大家心里其实都有个问号,是不是真的正常了。还有一个,当时福岛核电站出事后,政府官员——就是菅直人——的第一反应是坐着直升机去福岛接见核电站的工作人员。本来那些人都该在工作岗位上的,但首相来了他们得去迎接,结果他们一离职,那个气压就往上长,结果发生了第一次爆炸。可以说菅直人的举动间接导致了一连串爆炸的发生,所以日本国内很多人都在骂他,说他作秀。

记者:虽然这次首相没有辞职,但仍有相关高层引咎辞职。日本似乎经常会有官员辞职,此举对于你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月川: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举措。看似是对什么什么负责,其实留下一个烂摊子就走人了。你要真正负责,把事情收拾好再走啊。

小林:其实只是一种形式,就像武士以死谢罪一样。因为大家会要求,于是辞职是对于国民的不信任的回答,虽然客观上知道沒有用,但还是能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

记者:灾难的发生令人无比沉痛,但我们也欣慰地发现,日本全国上下很快都振作了起来。请讲一下日本能如此坚强的原因吧?

月川:一句话,习惯成自然嘛。

小林:我想也可能是看报道觉得很可怕,其实在现场的人就没有感觉那么严重。就像战争一样,你在外面看得很震撼,其实士兵战斗时自己没什么感觉。

月川:笼统地来说是国民性吧,要说伤痛、愤慨谁心里都肯定有,但大家都清楚这种时候与其抱怨不如先齐心合力把一切扳回正轨,之后再哭天强地。都是人,都有负面情绪,只是日本人心里会有个优先顺序,明白什么是更重要的。

记者:也就是说,虽然外国媒体一直在称赞日本的坚强理智,其实日本人心中还是存在许多负面情绪的?

小林:负面情绪肯定是有的。比如我们留学生,虽然不在国内,但身边人都会问起,你家人怎样、朋友怎样,每当这个时候都会特别心酸,但只能说没有问题,不用担心,我们都很好之类的。在东京的朋友跟我说他们现在都不敢看电视上关于地震的报道,因为看了会感觉自己本是该死的,只是侥幸没死成。这件事上,最伤心的肯定还是日本人。

月川:就和刚才说到的5·12对中国人的打击一样,包括当时印尼海啸也是,灾难对人心上造成的痛苦程度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日本人可能闷在心里的多一些,大家知道,要发泄也得等重建工作落实之后再说。

记者:最后想请你们谈谈对敢死队慷慨赴死的精神支柱的理解。是像中国一般对于这类人物的宣传那样,为了国家和人民吗?

小林:也有为了国家的因素,但我想还有就是他们对工作的态度吧。他们的本职工作就是如此。

月川:还有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家庭。我在微博上看到,第一批队员的平均年龄是50岁左右,也就是说基本是退休了的人。之前在日本的微博上有一个女孩给她爸爸写了封信,说:“早上起来,爸爸说他报名去福岛了,他说:‘爸爸在家就是个废物,没法好好爱你,也没法好好爱你的母亲,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派上用场的时候了。’然后他就走了。”那个女孩在信里对她爸爸特别特别地尊敬。基本上报名去的都是这种还剩一口气的人,想着为国捐躯的也有,但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小林:无论如何都是非常伟大的精神。

【后记】通过这次采访我们可以看出,外国对日本的理解存在主观性,即使是好意的称赞的落脚点也不一定属实。想要理解当地人的心理,不能只靠观察猜测,还须直接的交流接触。作为民族沟通的平台,相信在未来,全球化的教育在国际关系中的影响力会有更大的发展。

访天羽 方若冰    整理/天羽

标签:,

1条评论

  1. 减肥药哪种好 说道:

    关注下博主的问题 ,写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