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奔走的“美莲”——访泰国交换生陈美莲(董蔚颖)

admin  2012.03.27   外国人在北大   1条评论 总浏览数:6,360

泰国、新西兰、美国、南非、韩国、中国,一路走走停停;亚洲、大洋洲、美洲、非洲,一路高歌而来。似乎,她天生就是自由的行者,泰姬陵的辉煌、毛利人的热情都没能留守住这颗向往奔走、热爱漂游的心。自由,人世间永恒的主题;束缚,生命中想要逃离的羁绊。活在“牢笼”中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一个自由的行者,正如她。

第一次很偶然地见她是在爱心社的例会上,娇小,可爱,甜美的微笑总挂在脸上。她是华裔,父母是潮州人,在泰国曼谷的华侨医院出生。父亲姓陈,泰文名与英文名发音都为“May”,又因为是佛教徒的关系,所以便给自己取了“陈美莲”的中文名。

热带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茂盛的雨林,和所有的泰国人一样,她热情、谦逊、开朗。年幼的她曾经嫉妒别的孩子总有父母陪在身边。直到后来,她才从父母早出晚归工作的艰辛中体会到那份“一切为了给予孩子丰富的物质条件帮助她们完成梦想”的浓浓爱意。和传统的泰国、中国家庭不太一样,母亲常常对她们姐妹三人说:“我所能给你们的只是意见,你们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独立、自主的精神使May更加勇敢,更加向往自由,更加富有挑战精神。而这也是一位独立行者必须具备的。

人生的第一个抉择在她11岁时出现了,那时的May刚上小学六年级,家庭的温暖似乎已难以束缚住那颗向往自由的心,借姐姐在新西兰上学的契机向父母提出去新西兰念中学。而父母对于还未成年的孩子顺理成章地希望把她留在身边,以便给予她更多的关怀与照顾。任性、执拗甚至固执的她以“不再学习”为由执意要去新西兰享受另一片自由的天空。为了梦想,她不得不堵上半年的青春年华为自己的人生道路进行筹划。最终的结果,母亲虽然同意了May新西兰的求学之旅,但断绝了她“逃回”泰国的一切后路。

或许,刚刚启航的青春总是承载了太多狂躁与不安。带着这一份勇气,带着这一股冲劲,英文不通的她便开始了新西兰的求学之旅。年轻的文化,年轻的心在悠然闲适的新西兰华丽邂逅、激情碰撞。热情、活泼、开朗的她很快融入了新西兰的学习与生活。跳舞、表演、社团,青春的华美乐章无不让人羡慕。一次偶然的机会,May接触到了Amnesty international(新西兰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主要致力于了解研究世界各地的人权问题,并帮助同学们传播相关知识,向政府提出相关的建议)这一组织,活动过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的人权问题。从此,追本溯源的执着便开始在她的内心涌动。美丽闲适的新西兰似乎已经无法羁绊住这颗年轻的心。

生活总是这么迂回,人生总是那么相似。一场博弈与角逐在数年后又重新上演了,回新西兰工作、去美国念大学的抉择摆在了May与父母的面前。高中毕业之前,MAY在新西兰的酒店里工作了一个月,打扫客房,繁重而艰辛的经历使她学到了很多,但也更加坚定了她继续求学的梦想。11岁的她执意去新西兰,或许是一种青春萌芽的冲动,挣脱束缚的反抗,而去美国念大学的决定则是成长过程上的人生规划与反思。理性的决定,负责的态度,打动了父母。最终,父母答应了她大洋彼岸的求学征途。

美国加州,她独自一人飘扬过海而来。自由、平等的美国给予每一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同等的机会与平台。去年寒假为期两周的南非之旅使May能够亲身接触到艾滋病患者。这个父母双亡的11岁小男孩让她能更加客观、坦荡地看待生活之中的“污名”现象。正如May所说的“他们(艾滋病患者)和我们一样,没什么不同,只是患了像感冒一样的病症”,“这并不是小男孩的错,而是他的母亲传染给他的,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今年为了了解慰安妇问题,May去了韩国并接触到二战时期的慰安妇。她认为“慰安妇的存在是为了告诉我们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的重要性。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之中,活着便是极大的勇气。而今天的我们应该呼吁和平,追求和平。”美国大学丰富的实践生活、名目繁多的国际性NGO使她能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之中保持着谦虚谨慎、虚怀若谷的态度。似乎,真正的智者永远只能看到他所不了解的一面。

与中国的际遇最早开始于高中毕业的假期,May到北京的华文学校学习了3个月的中文。直至2012年的春天,她因为学校的交换项目再次来到中国。抱着疑问,怀着质疑,MAY打算从这块神奇的土地之中探寻真相,找寻真理。对答如流的中文,亲切的亚洲面孔,总被人勿以为她是地道的“中国人”。初来中国的短短一个月里,便开始了她的“兴趣”之旅:看病难,看病贵,医院黑、挤、小、差、医生服务态度不好等中国式“医疗”问题;中国高考少数民族加分的教育问题;中国的慰安妇问题;中国的农村妇女的出路问题;中国的艾滋病问题。所有的“兴趣”都以议题、研究的形式出现,基于了解,更多的是想追求真相,打破既定的模式与框架。和太多只会空想的人不同的是她开始实践:加入“爱心社”,力图知道中国的教育与NGO的情况;与“农家女”NGO合作,帮农村妇女们草拟”Official Documentary“,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她们:从《南京南京》中窥探中国慰安妇的生活经历:从《最爱》中找寻艾滋病患者的至正至善的情谊。当然,还有一直以来的“舞蹈热”在北大“风雷”华丽延续。

北大的学习与生活丰富多彩而辛苦繁重。从初级中文学习班到高级学习班的跳度一时让她手忙脚乱,中文测试的困难也让她不适应。偶尔翻看了她的中文教材,可谓中国之一本全,地理、历史、人口、文化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连我们看了都不觉大吃一惊、自惭形愧。做《邹忌讽齐王纳谏》的课堂展示让她尽心竭力,从古诗词中寻找突破口。更难的则是背诵苏轼长篇的《水调歌头》,这或许对于我们来说很容易,但是对于一个外国女孩来说,可见其难度之大。但她依然微笑地与我们讲述众多“挑战”,“一切都得慢慢来”,正如她一直所勉励自己的。

每每聊到国家之间的文化与价值冲突时,May总是以国际公民的身份向我们强调“所有的文化都有好的一方面与不好的一方面,我们不应该以某一方面而概括全体,哪里都有好的文化”。而May丰富的人生经历使其逐渐形成一种突破民族意识的“世界观”,正如其每每提及便被朋友讥笑的理想——世界和平。世界本为一体,何必为了那纸上谈兵的“国家利益”而大动干戈,而这似乎也是她对中国最大的疑问。

曾笑问过她“下一站打算去哪儿?”。她笑了,答道“还没想好。”看着她,总让我想起了威·柯珀的那句话“只有自由才能给易逝的生命这朵鲜花赋上光艳和芳菲。”向往自由,找寻自由,并非是逃离生活中固有的一切,而是追逐更多元化的生活经历。听着她, “It is the heart that is most important”,”Renew yourself each day, day after day”。自省,反思,执着,一路的繁华并非是蒙蔽心灵的尘埃,而是芬芳世界的独特视觉。自由的追逐与内心的自省,从她身上总能看到,听到。

一个不受羁绊,勇敢追求内心的“美莲”正向我们走来。

标签:

1条评论

  1. 车品SPA 说道:

    你好,我只是想告诉你没喜欢博客文章,鼓舞人,继续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