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严格的规范、宽松的氛围是教学质量的保证—朱孝远教授访谈(下)

guo  2007.12.25   名师名课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5,358

问:您还提到关于老师的问题,如果老师没有足够的创造性,对知识的前沿不够了解,没有清晰的教学思路的话,教学效果必然无从谈起。国内外对教师的考核与培养有什么明显不同吗?

答:我们这个和国外做法有点不一样,国外要招一个新的老师,他要准备一年左右,成立一个招聘委员会,不断地筛选。西方,比如我这个专业,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他往往是在100-150个候选人里面去挑一个,初步挑到的人有三、四个跑到学校里来,再要公开地讲一遍,最后才能确定,那个很复杂。我们这里培养人才,基本上就是他寄履历来我们看看不错,然后我们办公会决定,或者学术委员会决定就行了,这个客观来说是不够慎重的。

另外,进来的老师以后你怎么培养?这一点我觉得也是可以借鉴国外经验的。在西方有两种模式,一种就是像哈佛私立大学的模式,他对副教授也不保证你的终身,就像那个私立大学,他就说你来吧,来了以后他不保证的。但是象U.C.Berkeley,你是进来以后他就保证的,助理教授进来以后,他就有非常严密的帮助老师怎么样成为最合格老师的培养机制。这种模式我觉得比较适合于我们。像加州大学它有一整套培养模式,就是要让他们不断地有一种进修的机会,研究的机会,否则一个老师时间久了他肯定就是跟不上形势的。教师虽然很用功,但是他没有一个专门的机会去进修去学习,做科研,肯定会影响到讲课的质量。

问:目前在北大还没有这种类似的机制吧?

答:这个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我们现在实际上应该有一个培训老师的机制,在制度上保证能在面上又在点上,怎么和国际接轨,主要是重质量,不那么重数量。

问:国外大学老师是如何做科研工作的呢?

答:我们现在中国是特别注重核心期刊吧。国外我采访下来不是这样,国外是有不同类别的,自然科学是发表论文为主,社会学政治学是论文和著作同等重要,历史学主要是看你的著作。

还有就是我们现在很盼望你出成果,但这样出的成果有可能就是比较浅的一个。我刚才说了你要培养一个老师,应该给他有时间去做这个事情。像西方或美国的一些大学是这么来做的,比方说,一个博士生他在读书的阶段,大概要读八年。因为现在有名的大学已经不培养硕士了,直接培养博士,八年的结果就出了一个博士论文。找工作可能要找两年,两年如果有幸在100-150人里面获胜,成为一个助理教授,那么就十年,再给他一个六年到七年的时间,让他把博士论文改成一本书出版,假如他出版了,就可以变成一个终身制,变成一个副教授什么的。那么这样一来,他出第一本书是十年加上六年,也就是十六年出一本书。然后成了副教授以后,学校也不急着等你出书,再给你五年到十年时间,你就出第二本书,当你成了教授以后,他就不来管你了。假如一个人写第一本书,他是花了十六、七年,应该算是不差的书。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而且名校都是这么干的,相比我们可以做一次比较。

名校都有名校的风格,他很相信自己,他认为自己就是标准。比方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系的博士论文是不需要答辩的,他最后三个导师委员会三个人签名就行了。他不那么注重外面,他自己说我们这里就是我们的事情,很有自信,看文章主要是看质量。但是在平时培训的时候,他是非常有一套程序的,你比方写一篇文章,有十三个步骤,做一个课题他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不仅是教学生。比方说培养一个研究生,至少是三个要保证的,一个给你一个专业,一个给你一个方法,一个保证你的语言,对象跟语言。在这样一些硬性的要求下,不断的做下来,他的导师是很有自信的,对他培养出来的学生很有自信,而不需要有那么多表面的东西。我们现在的博士生培养特别地麻烦,课题论证,首先是考试,考试就很难,考进来以后,是资格考试,资格考试以后,我们要课题论证,课题论证以后要写出初稿,以后,要面临评审,然后还要预答辩,还有正式答辩,最后整理。应付那个程序比较多,时间又比较短,而且又要求他们发表两篇核心刊物的文章等等,整个一来学生应该说是疲于应付。假如在研究生改革的制度上可以向世界名校靠拢,像研究性的大学主要就是培养博士,硕博连读,这样的情况下也可以解决一个现在博士生老师太多,培养研究生反而不够这样的情况。

问:有没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给予了充裕的时间,又没有这种程序化和数量上的要求,会导致放任自流,影响治学效果呢?国外是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

答:对,就是现在有一个状况我觉得不是太正常,就是各个高校比的是科研,而不是比教书。实际上一个高等院校主要还是教书、教学,教学这一块在国外看得是非常重的。现在我们基本上比的是数字,在核心期刊上,国际会议里面发了多少文章,比数量,本以为要保证质量先要有数量,但是从引用率来看,我们被引用的文章却不多,虽然我们发表在国际杂志上的文章比较多。面对这样一种情况,我觉得还是需要沉下心来,因为学问说到底也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这个方面国外刚刚开始应该也是这样的,但是到以后他一定会纠正。严肃的高等院校他有这样一种风气,你出一本书,或者你发表一篇文章,大家不那么赞美你,当然你出好的书很多,大家一定喜欢你。但是你如果出一本书,或者出一些论文,不那么好,一定会招来你的同事,你的周围朋友的规劝,或者对你的批评,严肃的批评。这个机制和风气在我们国家好像也没有形成。

还有个问题就是教育的规则化,在西方叫做《学术人事手册》,像加州大学,我把它拷过来,是七百多页,里面什么东西?就让你直接面对规则,而不是让你人与人之间去内耗。每个老师进来,他就给你一本手册,你就去看吧,你要当教授,你符合要求,你就可以当。还有他们两三年一评,是私下晋级的,并不是象我们开个会,你来汇报,今年你发表的几篇文章,怎么样,然后降级或者升职。他们是暗地里做的,就是,评你今年就是评你,评你和评别人不是在一起的,更不是开会,大家来汇报,你今年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他们是系里组织一个委员会,你今年应该考核的人就是这三个,那这三个人分别考核,不会开个会。我们的大学每个系一年要来两次震动,一个叫做岗位,你汇报做了什么工作,一个评职称,甚至还要工资有变动,而且完全是公开进行的,这样一种震动他们是竭力避免的。

他们有很多教授委员会,承担了很多工作,一个系里就有十个八个教授委员会,教授也是义务的。招生委员会,研究生管理委员会,聘任委员会,考核委员会,都是找一个教授来主持。这样就不一定靠办公会议来做,系主任也参加,但是不做决定。还有一个评估,他有两年三年四年一次,分别进行评估,还有他们的系主任是三年一届的,当然都很不愿意当,他毕竟想搞学业吗。

问:国外大学在课程建设方面有什么特色?

答:首先有专门有那种会议,专门为一门课举行会议,像我过去读书的俄勒冈大学,就是为一门课,很多人就开了两天会,讨论这门课怎么上,副校长都会来亲自顾问。这样一种认真的态度,我觉得可以学一学。我们现在开一门课,老师自己决定就行了,没有一个组织上的机制,这门课应该怎么开。

问:这种专门会议是不是从教学内容,还有教学方式,都讨论?

答:甚至他是跨学科的,他把一些懂行的人进来,讨论你这个课应该怎么开,大家讨论过了,任课老师心中也就比较有数了。这种好的课就是这么一门一门建设起来的。

问:讨论过一次以后,还会再讨论吗?

答:会,他学校有这个机制,然后学校拨出一部分经费,实际上开会也不要那么多钱,因为也就是十来个人,但是相关人士经常为一门课举行讨论。这样的事情,我们做得比较少,我们只是说你开课吧,你开得好,我们也不说你什么,你开得坏我们就批评你,但不是大家合作起来,讨论你这个课应该怎么开。

问:国内外大学教师教学工作量相比如何?

答:从教师角度来说,教师有办公室,办公时间,每个礼拜都接见学生。他们老师也经常要为学生写推荐信。那个任务非常重,我问一个副教授,我说你每年要写推荐信,你到底写多少?他说我半年写了两百封信。这个回答让我非常吃惊,你怎么可以写两百封信?就是老师对学生有一种服务的意识,就是学生的事情也是他的事情。外国大学教师也不坐班,但是我调查下来,一个高等院校的老师他每天工作时间是十五个小时,一般都要来上班,他回家还要搞科研什么的。一个老师一般一年讲四门课,一个系的人数要比我们少。像加州大学的历史系,开的课比我们多,但教师只有四十几个。我们有六十三个教师,人比他们多,课不一定比他们多。他们一个老师能开的课有十几门到二十几门,一年必须开四门课,就是一个学期开两门课。教授基本上都是博士出身,也都能带博士,好的大学一般都是这样。

====================================== 

采访者:郭九苓、王肖群

采访时间:2007年7月28日,下午3:00-5:00

录音整理:赵丽晖

文字编辑:郭九苓

内容确认:朱孝远

2 条评论

  1. [...] 名师名课 严格的规范、宽松的氛围是教学质量的保证- 朱孝远教授访谈(下) [...]

  2. 东莞SEO 说道:

    没有一个组织上的机制,这门课应该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