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从“猥琐男”事件说起,浅谈北京大学的校园开放(杨梦斌)

admin  2012.03.27   校园文化   3 条评论 总浏览数:9,268

近来某系一年级的同学们遇到了一件颇为棘手的事。一名旁听男子的出现严重影响了同学们的学习和生活状况。虽然在北京大学的课堂上,旁听生并不罕见,但该男子的行为确实让同学们非常吃惊且愤慨。课上,该名旁听男子破坏正常的课堂秩序,影响教学工作;课下,该男子还不怀好意地尾随一名女同学,企图骚扰,用心险恶;同时还借由网络大放厥词,态度嚣张,给该女同学带来严重困扰。

鉴于该人行为猥亵且面目鄙琐,同学们称其“猥琐男”,表达了相当程度的厌恶。日前,同学们已经合力将其扭送至派出所,让警察同志帮助教育。该事件已暂告一段落。在事件平息之时,有必要就此事件对现行的校园开放情况进行一点思考。

说到“开放”,无论校内校外,首先往往会联想到北大“兼容并蓄,思想自由”的传统,那些早已为人所熟悉的掌故还总能时不时被引用、夸耀,以证北大包容与开放之风气。诚然,当谈及大学教育,谈及当代大学生精神文明建设等诸多问题时,少不得对大学文化,尤其是对北大精神的探讨与召唤。在那种语境下,对“开放”这个关键词,想必会有更高层级的理解和阐释,以及对更高层次的思想内核的召唤。但此时此处,本文还是希望落到底层,对现实中有关北京大学的校园和课堂开放的情况,进行一些浅薄的思考和讨论。

先把话题放宽一点,从广义的校园开放谈起。校园开放应当至少有三个层次。处于最底层、最基础部分的是大学校门的开放。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常常把校门的准入等价为校园的开放,其中有一定的道理。校门开放所引起的争议,或者说因它产生而时常为人们所关注的问题又有这样几个方面。第一就是游客的准入许可,以及北京大学为此出台的限游政策;第二是校园开放到来的安全隐患和校园环境管理;第三是因为校园开放(校门开放)所导致的公共资源紧张,具体表现在校外人士与校内学生争夺校内公共设施的纠纷。游客其实都可以归入校外人士这一大集团,但是为了更清晰的表达相关问题,还是有必要单列为一类;而安全隐患和公共资源紧张这两个问题的出现也并不都全是因为游客的缘故,然而游客同样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所以暂且分为三个问题分别叙述,同时需要指出三者之间的相互关联。

校门开放是与广大游客所发生的是最直接的联系。绝大多数游客所盼望的,所谓感受中国最高学府的风采与气息,近距离接触北京大学,无非就是希望能够迈进校门,漫步在燕园中,随意游览各处的景致。游客们希望到处走走看看,将眼前的现实的大学与他们几十年来心中形成的北大,或者是他们主观梦想中的燕园,拿来细细比对,品评把玩一番。唏嘘感慨一番,最后在闻名遐迩的“一塔湖图”拍张照,留个影,总算了却心中一大遗憾。绝大多数普通游客的愿望,莫过于此。

校门开不开,怎么开,多年以来就是各界争论的焦点。作为一所享受国家拨款的公立大学,作为中国首屈一指,最具影响力的大学,作为承载全中国千千万万人梦想的北京大学,倘若不对外开放,于情于理都不能让人满意。对游客开放是理所应当的,这是北京大学的义务和责任。事实上,北京大学的校门也是始终向社会各界敞开。不仅不封闭,每逢周末或者节假日,还特别安排学生志愿者为游客指引道路,协同参观。另外,从2001年起,北京大学在每年4月中下旬都会举办校园开放日,旨在向社会更直接、更全面、更形象地宣传北京大学、展示北京大学的风采,给全社会一个更客观地接触北大的机会。由此可见,北京大学并非缺乏开放校门之胸襟,反而一贯豁达待客。可以说,作为一所有相当社会责任感的大学,北大一向良好的履行了向社会敞开怀抱的义务。

在于游客人数实在太多,以胸襟广阔著称的北京大学也常常淹没在人民群众热情的汪洋大海中。出于多种考虑,北京大学不得不采取了限制游览的方案。北京大学毕竟是一所教育和科研机构,有着严肃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正常的学术氛围和风气不应该受到游人玩客的冲击。此外,作为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一所大学,它还承担着特殊的政治使命,不仅如此,北大还有大量涉及对外交流,有关我国的形象的场合,管理上必然不能松懈。再者,我国特有的人口压力对景点和设施的维护、保养工作带来相当严重的困难和挑战。全天候无限制的接纳游客参观必然是不可能的。古塔碧湖、迷人风光是北大难得的财富,而公园却本不是北大的天职,更何况这公园的使命越来越让北大力不从心。限游自然是势在必行。

从游客的角度来讲,一方面有理性的游览者,都还是希望自己的参观并不会影响景点的可持续发展,理智上都是支持限制政策。同时,另外一方面,游客本人往往又都带有利己主义的心态,有句俏皮话所谓“死道友莫死贫道”,希望他人都被阻挡在大门之外,自己却能畅通无阻,大快朵颐。可是,谁又能保证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于是最理想情况当然是人人有份,雨露均占。于是游客们又发自内心希望能进校游览的机会越多越好。于是矛盾就此产生。在实际操作中,北大在执行和管理上出现的些许漏洞又让外界对其诟病不已。例如,在校门外出现了持有北京大学证件的人物,承诺可以带领游客进学校,只需要收取一定数额的费用。由于政策制定和管理上的一些问题,现行的限游政策反而给一部分人造就了“生财之道”,有空子可钻;实际限游效果也并非如预期理想。

纵然实际操作中还存在一些值得商榷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必须肯定,现行的校园限游政策是十分合理和明智的。同时,已经发生的疏漏也再不容忽视,比如有偿带游客进校门等等不合理的现象需要有效的制止。那又要怎样操作和执行才能算真正让各方都较好的接受,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满意度?从目前的现象出发,可以初步得出这样的结论:还是要坚持并巩固现有的限游政策,较严格的校园准入政策;与之同时,还必须再提高执行的效率以及管理的灵活程度。比如在保证门卫安保工作质量的同时,尽量缩短进校排队等候的时间;开辟绿色通道;限制游客参观范围等等。

谈及校门开放带来的安全问题,本文开篇所举出的“猥琐男事件”便可充为例证。除此之外,时常也有骗子针对涉世未深的学生们下手,校园里的经济诈骗屡见不鲜;甚至暴力犯罪的出现也绝非不可能。虽说不能简单地把这些现象归咎于校门开放这一个原因,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都跟校门开放和社会人士的随意出入有一定关系。与限制游客相比,加强校园安全的工作,同样值得注意,但是操作起来的难度并不亚于前者。各种设想的过程或许轻松,但是执行起来还是要结合第一线的经验,比照现场的情况来进一步修正。

兼容并包不等于藏污纳垢,能容多种声音不代表一定要成为丑恶滋生的温床。将重视打造安全校园的工作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这还是相当有必要和价值的。

再说到校园资源的占用,北大学生们经常调侃的是,“学一食堂”已经成了“中关村公共大食堂”。临下课前五到十分钟,食堂里已经人满为患,学校周边的居民手持临时饭卡和大容量的饭盒已经在售饭窗口前排起了长队,食堂已经成了一片热烈的人海,而“姗姗来迟”的学生们只有“望洋兴叹”。除此之外,近期疯传的图书馆开放事件也牵动着不少同学的神经。据悉,北京大学的图书馆不日将向社会公众开放,网络上一片哀鸿,同学们纷纷表示原本紧张的自习座位将更加惨不忍睹。

大学里的公共资源开放给提供社会公众并无不可,这也是作为公立大学的责任和义务。但是怎样平衡一个合理的程度还需要更加审慎的斟酌,当在校学生们应该享受和得到保障的教育资源被校外力量所影响和冲击,这样的对公共开放措施实在很难让人称赞为明智之举。

如果说校门的开放与准入的大学校园开放的最底层,物质基础;那大学开放包容的气度、兼容并蓄的精神、海纳百川的情怀就是大学校园开放的最高层,精神内核;而中间作为从物质到精神的桥梁和载体的一层,应当是大学的课堂开放。湖光塔影,水榭廊亭的迷人风光都是北大宝贵精神在物质层面上的一层投射;而真正神髓还要看看北大人的风采,而最能体现北大人风采的地方,就是教师和学子互动的课堂。所以开放课堂、不禁锢知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才是校园开放的核心所在。虽说如今多媒体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得空中课堂,网上课堂都统统实现,北京大学的名师授课可以让人足不出户便贴心享受,但是到现场旁听的举动仍为不少好学之士所乐此不疲。现成旁听,一来可以亲身到感受课堂的氛围和气场,二来可以近距离聆听大师的教导,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

北京大学的课堂开放是一贯沿袭的传统,也是北京大学引以为傲的兼容之风最直接的体现之一。沿袭和坚持传统固然是好,然后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根据具体的现实情况加以适当的调节同样是有必要的。这里想要提出的,还是对有限的校园资源的合理分配,还是校园资源的占用问题。校外人士勤奋好学以及对知识的执着求索绝对是应当嘉许和鼓励的,北京大学用敞开的课堂向他们表示欢迎。但在教学资源相对有限的情况下,有必要优先考虑满足在校学生的资源保证,比如给专业课学生在教室里预留足够的座位。

一堂旁听者众多的课程足以说明授课教师的魅力,然而一门满是旁听生的课程却未必一定有最好的教学效果。当学生们对教学资源的合理诉求很难得到满足(找不到位置),当学校的资源配置调控也难以见效(换教室也容不下)时,学生们再拼命激发学习的热情和动力,最后学习的效率和效果也会打上折扣。那样的局面未必是大学教育向社会开放的初衷。

因此,既要坚持北京大学包容、开放的风尚与传统,又要照顾好在校学生对校内教育资源的合理诉求,首先需要校务部门需要做好合理的预测,把握好教师、课程的魅力和教室容量之间的平衡。既保证教室容量的合理利用,不浪费;同时充分考虑所开设课程和任课教室的受欢迎程度,保证课堂不人满为患。其次,在不得已的情况在,最好能通过适当而必要行政手段,尽量满足在校学生的教育资源需要。

校园开放的最高层次,或者说精神实质,理念,应该就是大学开放、包容的气度。正如德里达所说,“大学必须有一个理念,这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无条件地追求真理……大学不仅仅是研究场所, 大学与所有类型的研究机构不同, 它原则上是真理、人的本质、人类、人的形态的历史等等问题应该独立、无条件被提出的地方, 即应该无条件反抗和提出不同意见的地方”。

最高层级的校园开放,即精神开放的实现,所依靠的也正是低层级校园开放的逐级落实。由器物到制度,从物质到意识的过程也符合人类认识发展的客观规律。因此,最高层次的校园精神开放也并非孤立的空中楼阁,单单空讲传承和坚持思想自由,兼容并蓄的老北大传统而脱离实际落实的举措和执行,也只能是缘木求鱼,水月镜花。

标签:,

3 条评论

  1. elevenpku 说道:

    写得非常非常好。。。

  2. mmpku 说道:

    真的希望不要只是说说,去切实解决这些问题吧,长此以往,大学将不成其为大学。。。

  3. 释永淳 说道:

    作为在校学生,能把这个问题说得这么透彻就不容易了,楼上的留言“去切实解决这些问题吧”,这个建议提得不“切实”了。一介书生,从何入手?那是高校管理者的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