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早春轻寒胡乱语(王淳)

admin  2012.03.28   教育大家谈   5 条评论 总浏览数:5,073

北京的三月往往是风神发威的节令。早晨醒来开窗换气的时候,被一阵狂风猛吹了一下,眼睛半天都难再睁开,可是只感觉到一点轻寒,毕竟已是早春。睡了一个好觉的人觉得精神百倍,一边吃着小米粥早餐,一边打开音响听萨顶顶的“万物生”。突然觉得有点好玩,“万物生”,这么庞大茁壮的名字,仿佛要包罗宇宙万物。其实,它分明只是藏传佛教里“百字明咒”的梵藏咒语,也就是从古印度语音译过来的藏音咒语。那是自己多年前修学藏密时一个最基本的修学内容,即专用于忏悔各种原罪时反复念诵的根本咒语,只是所念唱的旋律、声调、节奏不同而已。

我国人民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听到女歌手萨顶顶用所谓的天籁之音(其实就是咽音唱法)唱出来(她的声音有很多国内国外的相似者,如王菲和爱尔兰The Cranberries乐队主唱Dolores),疑为又一神曲降世,遂大江南北地开始模仿却大多是画虎类犬。鲜有人知道,在佛教里,无论显密,如此神曲比比皆是且只要是修学有一定功夫的佛教徒都能出口成诵,不足为奇。

这让我想起上周五下午在编辑部开会时,成员们对自己的刊物所立意的宗旨和承载的内容虽然好得不得了可是社会上却鲜有人听闻和读到感到可惜。是的,真正有着精彩内容的人与物,往往不愿意迎合社会,不愿意以光鲜的外表去引人注意,更不可能有惊世骇俗的表现形式,于是普罗大众就难以对之产生强烈的兴趣,更别说从中吸取到有益的东西了。然而,某个时候人家随意地作了点自我调整,换了个姿势,于是“毫光满大千”,红尘男女们便趋之若鹜。

再说说编辑部的这十几位风华正茂的成员。他们从全国各地考进北大,可说是一路从千军万马之中“厮杀”过来的,本身就禀赋殊异,怀揣着高强的“武艺”,进入北大后接受了更高层次的教育,学到了受用终生的知识,学问渐深,有些甚至得到了导师的毕生心血之结晶,因此,他们有着非同凡响的见解、思想和抱负。他们认定《教学促进通讯》是一个为当今光怪陆离的教育行业进行正本清源的刊物,更是一个心怀天下、着眼民族国家未来的刊物。因此,他们对自己在编辑部的工作有着相当高的热情和奉献精神,愿意用自己的青春和激情为这个名字很普通的刊物默默地付出,只寄望该刊物的精神、理念和内容对国家、社会甚至有缘一读的个人能有着启迪心智、导向正确的作用,即便只有一个人受益,也好过那些只谈男女情事、宣扬腐朽生活因而毒害着千千万万人的文字。

是的,尽管自己的《教学促进通讯》没有吸引眼球的包装,更没有悬念不断的故事,而其他的,装帧精美,内容总是令人血脉贲张,发行量很大,拥有大片的读者群。但是,他们坚信在《教学促进通讯》里,发现了神圣的教育事业的高贵精神,甚至找到了最接近教育本质的途径和最能见效的方法,因此,在工作的每一个环节都能一再地从中受到新的启发,不断地获得各种收益。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报答自己受教的这所承继着优良传统的百年老校和为了莘莘学子将毕生心血奉献于教育事业始终站在教学一线的老师们。当然,不是为了那些在各种媒体上吐着雷言雷语抛头露脸挣名气混脸熟的特殊人物,那些算不得真正的北大人。他们如是说。

我自己跟北大有什么关系呢?说没有关系也可以,因为我生长于蜀地,受教于本土,成人后还为沿海某市的繁荣被动地奉献着青春十多年。在无论怎样都不能适应那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并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逃到了皇城根下。这时命运之神突然要送我这个坚守信念的女子一个大礼,把一位学历超高从事教职的北大人赐给我陪我度过余生。尽管我百般推却,还是不能如愿。当时的理由是:听说现在的大学教授都是徒有其表的,我已经胸无点墨了,再来个沽名钓誉者,人生太惨了,现实点,我只想找个跟我一样的北漂,才门当户对。人家的回答是:我俩在一起,分明是红与黑的经典搭配,我都没觉得你这个江湖女子徒有其表内装枯草,你倒认为我是了!不如给彼此个机会看看本来面目究竟怎样吧!于是,本人服从了命运的安排,跟北大有了浓得化不开的情缘。

从良心出发,几年下来,所见所闻,身边人确实让我的观点大大改良了,尽管还是嘴不饶人地说人家是现代教育的受害者。然而,人家为了备好课经常熬夜熬得好似双眼喷火,为了写出优质论文与人讨论时经常打暴家里电话,为了做出像样的研究经常忘了吃饭弄得胃病总犯,为了让学生获得最前沿的知识理论不惜四处奔波查找资料……。这些在他眼里天经地义的事情,真地让我这个没心没肺经常信口开河的人开始敬重了。特别是在去年底进入这个编辑部跟着头儿采访了其他一些老师后,我这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也对教育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对于北大的老师们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广泛的敬仰之情。

那么究竟什么是教育?教育的作用是什么?教育关系到哪些方面和哪些人?目前还不是我这个只有粗浅认识的人可以说得清楚说得到位的。

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人人都关注教育,因为有智者说教育关系着国家民族的走向甚至命运,更关系着每个人的成长和发展以及命运。想想不无道理。是的,即便是进入社会多年的成年人,主动或被动地接受教育和自我教育也是一项需要终生进行的事。对于当了父母的人来说,教育这个话题更让人有些纠结,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呢?然而,大家是普通人,不是教育家或者教育学家,甚至我们连普通的教师都可能不是,因此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就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教育,也不明白哪种教育适合自己和自己的子女。我们的父母当年把我们交给各种学校的动机就如同今天的父母把自己的子女交给那些看似可能教育好下一代的机构和人手上是一样的,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目前还有各种声音在对基础教育阶段的应试教育进行口诛笔伐,相信我们也有某些方面的同感,甚至也在某个时候因为某位公众人物的某种说法很对自己的味口而大声地应和过甚至嘟哝过几声。但是,仅此而已,我们不能有所作为,因为,我们自己根本不懂得教育的实质究竟是什么,不懂得教育的根本目标或者指向在哪里。不过,全民共识早已有之,那就是没有健康科学的教育事业为基础,任何国家民族要实现真正的长治久安,都是妄想;没有造就尊师重道的社会环境,饱学之士不能用真正的知识和学问来改良社会,国民福祉便遥遥无期;没有受过适合自身特点的良好教育的个人,不能培养出善于学习的心灵,要实现生命的价值也只能是画饼充饥。

那么,出路在哪?

请千千万万双饱受“色”毒侵害的眼睛看过来,看过来,在这里,http://llt.pku.edu.cn 兴许能使你成为深谙教育之道的专家、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行家!

别再受那些口若悬河实则不学无术者的蛊惑,避免你的血汗钱付诸流水而你的子女是他们将来的翻版!

世界本该繁荣富丽,生命可以优雅从容,心灵本来高贵净洁,现在却仿佛隔着天堑,而它,http://llt.pku.edu.cn,可能是你通向永远丰美之境的渡轮!

突然,一阵狂风推开窗,向屋里的我呼啸而来,仿佛吼叫着: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我“砰”的一声关上窗,吼回去:我呈上的的确是沉甸甸的瓜,而别处,文字满天飞却最多让人得到一粒芝麻!

标签:,

5 条评论

  1. 陈飞 说道:

    好文采啊,zhang paul听你夸他,还不得乐坏了。

  2. 释永淳 说道:

    “真正有着精彩内容的人与物,往往不愿意迎合社会,不愿意以光鲜的外表去引人注意,更不可能有惊世骇俗的表现形式”,值得思考。

  3. 马克思 说道:

    这篇风格怪异的文章很给力。

  4. KING 说道:

    “坚守信念”,是人如斯

  5. lifeisamazing 说道:

    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么好的一个网站怎么看的人相对来说这么少……可能还是宣传力度不够吧
    不过我真的特别特别感谢你们,让我见识了真正属于北大的人文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