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研性别之学,解人生之惑——专访社会学系佟新老师(三)

admin  2012.03.28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040

三、社会与家庭:培养平等、信任的“伙伴关系

记者:前面谈了一些学校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正如您所说,学校、家庭与社会应该是一个整体,学校不可能独立解决由家庭和社会产生的问题。对现代家庭中比较年轻的父母如何教育子女,如何处理夫妻、与长辈的关系有什么建议吗?

佟老师: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家庭关系应该是一种平等的关系,无论是代际间的,还是夫妻间的。不是说一样就是平等,平等的关键是互相支持、互相理解,就是我一直倡导的“伙伴关系”。夫妻之间、父母孩子之间,就是去倾听、陪伴、支持。至少要有耐心听对方把话说完,你不同意的地方先不要急着反驳或辩论,而是首先尝试去理解对方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

我举一个例子。两个恋爱的学生,男孩子出去半天,女孩子就会追问他这段时间跟谁在一起了,是不是还有别的女生等等。女孩子其实未必是真的怀疑对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她以为表现出嫉妒,或者控制男人的所有事情和时间就是在表达爱情。她却不知道爱首先是一种信任,没有了信任,爱也就到头了。而以嫉妒方式表达的爱情并不是爱,而是占有。

父母跟孩子的关系也是这样,责任心的培养特别重要。我孩子初一的时候,我对他说,家是我们三人的,我负责卫生,爸爸做饭,你做什么呢?他说,我能刷碗。从那以后,我们家的碗都是他刷,甚至高考那几天都是。在家里,每个人都要有责任,这样才更有归属感,也才能爱这个家。对于不劳而获的东西,人往往是不珍惜的。说到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们家孩子,特别懂事,特别能体谅我工作的辛苦。从小到大,他不让我早起为他做早饭。有几次我要起床时他就会说,“妈,你甭起了,我自己可以做”,然后他就热杯牛奶,烤两块面包,吃完就走了。很多妈妈都是天还没亮就起来做好早饭,最后孩子还不一定吃。

记者:您的孩子会更独立,也会更早学会处理事情。自己动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对学习不但没有影响,反而有很大帮助。这是所谓“双赢”的教育方法,但很多家长就是舍不得放手。

佟老师:有一次我在游泳馆里还见到过一位年轻的母亲,她自己是大学毕业,天天陪着孩子来游泳。一个老太太问她为什么不去工作,她回答说,假如这孩子没培养好,二十年后我的代价会更高。老太太又问她,你怎么不想想当初你妈对你的期望,她肯定希望你有所成就,不想让你成为家庭妇女吧?年轻的母亲回答说,那我也顾不过来了。我也真得替那位女大学生可惜。当然,问题非常复杂,现代社会过度强调“母亲的职责”,过度地将劳务劳动交回给家庭,使得女性的责任更加重大。

我觉得很多家庭被一套错误的知识误导。这套知识强调的是,孩子是多么重要,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时刻跟父母在一起,家庭必须付出怎样的教育,才不会“输在起跑线上”云云。

记者:这套知识既不是专家的意见,也不是那本教育著作的观点,但却很容易令人接受。

佟老师:我想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某些传统观念的影响,总觉得父母应该为孩子牺牲一切。这是在长期恶劣的社会环境和生存环境中形成的传统。但现在社会发展了,生存已不是严重的问题,如何过得幸福和让人生有意义才是年轻人最关心、最需要的,父母养育、教育子女的方式应该有相应的调整。相比而言,西方发达国家就很注意培养孩子自立能力和独立思想。还有一个原因,我们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经济意识主导一切,这种观念背后有很大的商业利益,一些培训机构和企业也为此推波助澜。

记者:面对这类的社会问题,您觉得我们在社会管理层面应该做什么,社会学者们有什么建议吗?

佟老师:学社会学的人常常会开玩笑说:现在搞经济学的人一般很乐观,因为他们天天在看经济增长;学社会学的人会很悲观,因为我们天天在看问题。像我刚才讲的,现在比较严重的就是阶层分化的问题,很多社会问题都与此有关。两极分化让大多数年轻人看不到自己的前景,看不到自己的未来,这样的社会太危险了。社会是需要稳定的,但首先是个体的稳定,如果所有人都生活在不确定之中,这个社会就不会稳定。任何社会都会有贫富差距,但我们现在的社会是完全“物化”了,一切向“钱”看,一切都商品化为可以买卖的。整个社会坐在火山口上。

记者:专家的意见对国家的政策会有影响吗?

佟老师:很难,因为这不是单纯的学术问题,更多的是各种利益问题。比如计划生育放开二胎的问题,我们一直在积极争取。即便是现在放开了二胎,按照人口发展规律以及现在的经济水平,生育率的下降也是必然的。如果这个政策不做调整,根据保守的计算,75年后中国的人口就要减少三分之一,活着的人中会有三分之一以上是老年人,基本丧失社会发展的潜力。但由于有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存在,他们是主流的声音,也有实际的利益,所以独生子女政策总是难以改变。其实这既不利于人权,也不利于社会的长久发展。

我觉得,知识分子的目标,首先是发出不同的声音,让管理层知道存在这样的问题,有不同的利益;我们提出的建议难以实施,不在于我们没有合理或可行的方案,而在于利益计算之间,由谁来选择。

记者:多谢佟老师,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

=============

采访记者:郭九苓,余萧桓

采访时间:2011年7月7日,下午2:00-4:00

录音整理:余萧桓

文字编辑:余萧桓、吕虹、王玉彬、郭九苓、佟新

定稿时间:2011年12 月31日,由佟新老师审定

附:佟新老师简介

佟新,女,1961年出生,满族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2000-2007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北京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所副所长,北京市第九、十届政协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中国工人与劳动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社会学,特别是经济社会学、劳动社会学、性别与妇女研究。出版《人口社会学》、《异化与战争——中国女工工作史研究》和《社会性别研究导论》等著作多部。2001年入选北京市新世纪中青年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 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NCET-05038)。2010年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中国女性高层人才成长规律和对策研究”首席专家。

本科生教学:人口社会学(必修课)、社会性别研究(全校通选课)、经济社会学、越轨社会学等

研究生教学: 劳动问题、人口问题、性别与发展、女权主义方法论、劳工研究等

获奖情况:

2010年9月,获得北京大学正大奖教金。

2010年4月,获得全国妇联、中国妇女研究会第二届中国妇女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

2004年,《人口社会学》获得中国人口学会三等奖。

2008年,获得2006-2007年度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

2008年,论文《三十年中国女性/性别社会学研究》获得2008年中国妇女研究会年会研讨会优秀论文奖。

2006年,《社会性别研究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获得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

2005年 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NCET-05038) 。

2001年 获得北京市培养新世纪社会科学人才百人工程 。

 <<上一页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