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讲课中的创造性

guo  2008.03.29   海外文摘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822

摘要:尽管对讲课这种教学方式存在诸多批评,但它仍是大学必不可少的教学手段。关键的问题不在于讲课本身,而是讲课的方式方法。如何在年复一年的课程讲授中始终抓住听众注意力、更好调动学生积极性?作者根据自身经验,总结出若干行之有效的讲课技巧与原则性方法供老师们参考。

 

在所有的大学教学方式中,讲课或许是最经常被滥用的一种。许多教师都有这样的想法:讲课是最正常的教学方式。有如此之多的教授却只用讲课作为鼓励学习的主要手段,这实在令人吃惊。甚至在教师的专业性会议–在这样的场合下,人们认为应该是在很大的程度上带领参与性学习方式的–一场又一场的主要发言形式还是讲课模式。在这样的会议上,我无数次地听过演讲者以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独白方式,把一小时演讲中的整整55分钟用于对细枝末节的叙述,在主持人最后强迫演讲者停止说话后,接下来就只有5分钟时间让听众疯狂地提问题。许多演讲者似乎认为他们拥有不可剥夺的让别人厌烦的权利。

20年前,弗雷尔(Rreire,1970)把讲课同最糟糕的存钱式教育相联系,也就是说,用这种方法,专家们认为自己是在把知识存入学生的头脑这个空金库里。然而,最近他又说:“我们必须承认,并非所有的讲课都是存钱式教育,因为不管是讲课还是组织讨论,传统教师都能把事实讲得很透彻。一位没有任何束缚的教师,即使采用讲课形式,也能把事实讲得很清楚。关键问题是内容和讲课的生动性,以及解释要探索的那个对象的方式。它是否以批判性的方式使学生重新认识社会?它是否调动了他们的批判性思维?”(Shor and Freire, 1987,第40页)

正如弗雷尔所承认的那样,我们不能因为讲课的方式经常是如此居高临下和让人头脑麻木就全盘否定它。一种被误用了的方式应促使人们对误用它的那些人的专业知识水平提出质疑。在大学的环境下,学生和教师都抱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期待;讲课应当是主要的教育方法,以至于它一直占据突出地位早己成为定论。作为教师,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怎样使我们的讲课尽可能变得活跃,变得尽可能具有批判性和启发性。下面提供的指导方针和技能正是为了迎接这一挑战而设计的。

 

要清楚地了解你为什么选择讲课

与任何教学方式一样,你应该非常清楚在任何特定时期你选择讲课方式的理由(McKachie, 1986)。要避免仅仅因为这是人们所期待的做法就把讲课当成日常事务。下面是一些最常见的选择讲课方式的理由。

给一组材料勾勒出宽泛的概貌:在讲课时,你可以从知识上粗线条地来画图。如果你想给学生们提供两种思想流派的对比,或如果你想把一些令人混淆的观点分成大体可理解的类别,那么讲课是一种传递这么宽泛的思想的好方法。

为独立学习确定指导方针:在讲课中,你可以为随后通过讨论和个人阅读进行的更为精密的学习建立一个舞台。不要让学生们一头扎进一大堆非常详尽的内容之中去,这样做存在着令他们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和相关的东西上的危险。相反,你可以突出一个他们在学习中应该去寻求答案的那些关键性问题。

在想要鼓励学生学习的对待知识态度方面以身作则:讲课可以成为一种合适的手段,用来展示你想要鼓励的各种知识的严密性和批判性分析标准。如果你想让学生对自己的思想持批判态度、随时准备好用证据来证实自己的论点,以及能够探讨其他的观点和解释的话,那么你就必须准备好在自己的讲课中为这些态度和行为作出榜样。另外,通过公开地展示努力对付某种思想的复杂之处,你可以表现出在学习过程中,经受困难不是失败的标志或让人感到羞耻的根源。

鼓励学习者对某个课题的兴趣:一次讲课可以是一次生动活跃、鼓舞人心的事件,它能在学生们心中培养出对以前未曾探索过的课题的热情。当学生们受到你所表现了出来的活力和热情的感染时,或者当你们为他们在所探讨的课题和他们自身所关心的问题之间建立起联系时,你就可以在学生心目中培养出这样的热情来。

 

研究你的听众

在讲课时把听众看成无关紧要的人是一大错误。如果你不知道或不关心谁在听你讲课,那么你完全可以在家里对着录像机录好课,然后把录像带寄给任何需要的人。如果可能的话,你应该事先了解一下你的听众的文化和他们所关心的事情。这样做会给你带来几个好处。你更有可能使用你的听众能够接受的语言,而不是使用他们有排斥感的语言。你将能够用学生们可以理解的、会想的术语来展示你的题目和你的听众所关心的问题之间的联系。你将能够把焦点集中在你的听众的共同的经历、问题和困惑上,因而吸引住他们的兴趣。

如果你事先地无法了解你的听众,那么在讲课的之前花一点时间来做点调查。提出几个你或许考虑过在那天的课上打算要讲的主题,然后叫大家举手,看看哪个是最令他们感兴趣的。

当我在我的学院以外给教师听众讲话时,我经常在开始时提及一些常见的教师职业角色(教学、辅导、课程设计、等等),然后要求大家举手,看看有多少听众本人正在从事这项工作。我还给他们一些教育工作者可能工作的场所(大学、各类学校、媒体、健康教育机构、公司的培训机构、图书馆、社区行动项目,等等),然后请大家举手,看看听众中大多数人在哪里工作。我从这些简单问题的回答中得到的信息至少可以让我感觉到我是在跟谁说话,他们某些关心的事可能会是什么。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或许会把他们分成3-4人的小组,让他们花10分钟左右的时间讨论一下他们在各自的工作中所面临的最难解决的困境。在讨论结束时,每个小组选出一个困境作为我在讨论中可以讨论的话题的建议。当各小组大声说出他们不同的选择时,通常会出现几个集中的话题,然后我就尽力保证我的讨论中花足够多的时间来讲这些话题。

 

注意讲课节奏

听不间断的讲课时,人们的注意力能够集中的平均时间跨度据估计在10-20分钟之间。在你确定讲课节奏的快慢时,把这一点记在心里会是有益的。由于每次讲课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60-90分钟,显然,在研究者们告诉我们人们能够吸收的东西与课程组织者们所认为的他们能够吸收的东西之间出现了严重的不匹配。然而,你还是有很多办法可以采用,以便把20分钟的注意力集中时间考虑在内,并按照它来确定你讲课节奏的快慢。你可以在开始的时候问问前面己描述过的那些简单但可以收集信息的问题。你也可以用简单的关键事件练习来开始,你还可以在一开始时就宣布你要把材料分成20分钟或30分钟的组合,并且在每组合讲完之后请大家提问10分钟。在讲课的每一部分开始时,你都可以以一个新的关键问题开始,以便把学生的注意力集中在你在下面这一部分中要讲的主题。在90分钟的讨论里,你可以中断3-4次,以便给听众以每次几分钟的伸伸腰的时间。

你也可以在讲了20分钟或30分钟之后停下来,对听众说一些像下面这样的话:“好了,到现在为止我己经说了许多复杂的问题和概念,我怀疑现在你们中有许多人正感到困惑呢。所以,为什么不花上几分钟静静地复习一下你到现在为止所做的笔记,然后花上5分钟与从地在你旁边的那位讨论一下你认为:(1)到现在为止涉及的最重要的观点;(2)到现为止所表达的思想中最让人困惑的那一个。或者,如果你不想被迫与别人讲话的话,那么就把整个10分钟时间都花在我到现在为止所讲的那些内容上吧。然后我们再花10分钟时间来处理你可能会有的问题或看法。” 采用这些技术来定步调,一次90分钟的讲课或许最终会分成如下几个部分:

定好步调的讲课范例

1-10分钟:研究听众。(问一些关于听众的背景、目前的工作环境,和他们一般关心的问题,要求大家投票决定你也许会讲的主题。)

10-20分钟:关键事件。(要求听众回顾过去的6个月,然后简单写下与今天讲课的主题有关的、在他们的经历中很有意义的一件事。然后邀请任意几位自愿的听众读一下他们所写来的东西。)

20-40分钟:第一次正式讲课。

40-50分钟:就第一次正式讲课中所提出的问题提问。

50-55分钟:放松时间。

55-75分钟:第二次正式讲课。

75-85分钟:就第二次正式讲课中所提出的问题提问。

85-95分钟:对在两次正式讲课和其间的提问时间中所涉及的主题进行最后总结。

你可以看到,在分配给这次讨论的90分钟时间里,事实上只有45分钟是被演讲者的声音所占据的–两次20分钟正式讲课和最后5分钟的总结。

 

让你的讲课有个性

有太多的讲课者都犯了一个同样的毛病,直奔他们讲起来比较舒服的抽象概念,而这概念却让听众觉得眼花缭乱、手足无措。所以,应当意识到这一点,并努力想出办法来让你的讲课个性化。从你自己的生活中找出例子来说明你正在探讨的一般过程。使用一些与你的主题相关的来自当前的时事、电影、体育或黄金时间的电视节目的例子。只要有可能,尽量使用人们熟悉的类比或比喻来代表复杂的知识思想或概念之间的联系。

比如,当我讲关于批判性思维这一课时,我避免只用一般性术语来讲述反应性怀疑主义、环境意识、想象式推测和假想分析等过程,尽管我把这些东西看成这一概念的核心内容。我用我自己生活中的例子来说明这些内容:在我的教学中,在我的亲密关系中,在我参与政治活动的过程中,或在我做父亲的经历中,我是怎样经历上述每一个过程的。我还谈到在电影、电视剧或流行小说的各色人物的行为中,可以看到这些过程是怎样表现出来的。如果我讨论的是教学方法,我就从我自己的教学实践中举出例子来,既有这些教学方法起了作用的例子,也有起了反作用的例子,而且我会努力诚实地、清楚地去描述这样的感受。

用这些方法来使你的讲课个性化有三个重要功能。首先,它能帮助提供可以借此进入复杂思想的通道。其次,它能让听众看到一个距离遥远的人物在用一种坦诚的方式说话,从而抓住了他们的注意力。第三,你愿意在公开场合谈论你在教育者以外的角色的生活,这就有助于创造权威感。学生们乐于听到出自个人经历的对抽象的智力过程的描述。

 

用笔记讲课

一般来说,讲课时如果按照事先准备好的稿子来读会是乏味的、可预料到的。既然讲课人知道下面是讲的是什么,那就很难维持令他们惊讶的感觉。所以,除非你拥有特别好的表演才能,或称有时间来对讲课方式进行排练,排练时加入有感染力的一系列声调、手势和强调之外,我建议不要读讲稿。这不是一条绝对不可违反的戒律,如果你觉得如果不把要讲的每一个字都预先写下来你就害怕,而且由于害怕你会中途停顿,或者会语无伦次地结结巴巴,那么你显然应该把你要讲的东西完完整整地写好放在面前。但是,如果你回想一下你自己作为听众一员的经历,你就会相信看上去是现场发挥的、使用许多习惯用语的讲是多么的有吸引力。

用笔记讲课绝对不同于无计划的、随意的谈话。框架式笔记要仔细写好,描述的应当是有条理的、有系统的思想体系,但它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讲课人在看起来有必要时自由地发挥,并加入一些个人所经历的事儿。如果你用准备好的讲稿来讲课,就很难回答来自台下的、与你在讲稿中展开思想的顺序不一致的问题。但是,如果你有一两页框架式笔记,那么你的眼睛就可以很快地落在与问的问题有关的那个部分,这样,你不是就可以更快、更有信心地回答问题了吗?

用笔记讲课的前提条件是:你非常了解你的主题,一个词或一个短语就会引发各种各样的思想和联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没有一个人会去讲一节他并不完全熟悉的主题的课。但我们并非居住在一个理想世界里,有时你会被迫去讲一个你只有肤浅认识的主题。在这种情况下,依赖一下比较详细的梗概或许更好,或者干脆读讲稿,不过这讲稿也应该越短越好。

我还想建议你应该在你讲课结束后把你的讲课笔记发给听众。如果在你讲课开始就宣布学生们都将在讲课结束时得到你今天讲课的笔记,那么他们就会从把你所说的每个字都记下来的繁重任务中解脱出来。他们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论点的衔接上,记下在你的讲课过程中他们忽然想到的事情,但却不会由于要拿出一个实际上是你所摩拳擦掌话的逐字纪录而把手写得肌肉痉挛。他们会有机会过滤一下你的评论,只记下对他们来说具有某种特别意义的部分。

在讲课一开始就发笔记是错误的做法,因为这样一来,许多人就会在讲课开始后的10-15分钟时间里阅读笔记而不听你在说些什么。叫他们不要这样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均属要求过高,所以最好不让他们有这样的诱惑,但让他们放心,你讲课的笔记在讲课结束时会发给他们。

 

使用直观教具

只要有可能,应努力使用图表来描述你的某些主要观点,用视觉上较有吸引力的方式来展示主要观点之间的联系。这样就给学生们又提供了一条理解你的想法的途径,而这对那些喜欢形象思维的人来说尤其具有吸引力。如果你缺少绘图才能,一般应该能够找到某个能把你的思想转化成用图形表示的形式的人。即使把你的主要观点用投影仪列举一下也有助于听众跟上的你的论述进程。同样,你应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宣布在讲课结束时你将会分发一些有助于理解的图表。或者,你也要在讲课过程中的某个合适的时候分发讲义,这样就可以避免人们不得不伸长脖子使劲地看你的屏幕上放映了什么。

 

利用关键事件

在讲课时,有两个地方可以利用关键事件:在正式讲课以前,作为吸引学生注意力和帮助你了解他们最关心的事的一种方法;还有就是在你20-30分钟的组合之间作为帮助学生把注意力集中在你下面要讲的内容上的一种手段。

在关键事件练习中,人们被要求回顾某类经历或与讲课主题相关的某个印象深刻的事件。这样,他们就为讲课者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这些讲课者试图在他们要讲的主题与听众最关心的事件之间建立联系。例如,我在讲课中给教师们讲述教学概念化的几种途径,常常在一开始就让听者完成下面这个关键事件练习:

请回想一下你在过去6个月中的教学工作,并选择一个令你感到真正的“极度”激动和满足的事件–当你对自己说“这就是教学的一切;这就是使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的东西”的那一刻。简单描述这一事件,特别要记下它发生的地点和时间,有谁参与了,是什么使得这一事件叫人如此享受。

过了10分钟左右,我提醒听众注意,然后叫几位志愿者把他们写下来的东西读一下。在他们读出他们回答后,我会说出我对这件事情的意义的理解,然后我给其它人以机会来说出他们同意还是不同意我的说法,或是说出另一种理解,在听了4-5个听众的回答之后,我接着讲课。

 

离开时留下问题

我在结束讲课时总是试图提出一些关于我刚刚所断言的那些东西是否真实的问题。我会提一些有关我的论点的批语性意见。我会承认我的某些观点是以未经证实的假设和未经检验的看法为依据的。我会努力找出在我的讲课内容中最有争议、未有定论的问题来,并鼓励学生去探讨它们。这往往会使学生感到惊讶(在需要使学生不致睡着的时候这一直是个好办法),而且能创造一种着眼于未来的、探索性的思想方法。听众对你的讲课的最后记忆是你敦促他们去进一步探讨的那些问题。

 

像听众看待你那样地看待自己

最后,提高你的讲课水平的最好办法之一,是以尽可能接近听众听你看你的方式来听自己、看自己。有几种方法可以使你做到这一点,你应该鼓励你的学生告诉你,在你的讲课风格中,哪些方面对他们的学习有帮助、哪些方面有阻碍。可以通过与他们进行非正式的交谈,或通过阅读他们交给你学习日志,或通过在讲课结束时给他们一些评价性的问卷,来做到这一点。

你能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或许是,给你自己讲课录像,这样你就可以看看自己的表现如何。这有时可能会很令人尴尬,但它的指导意义是毋庸置疑的。这或许是你唯一可以注意到你的口头语或习惯性动作的途径,你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恼人的习惯,但它们却会干扰听众对你讲课的理解。如果录像从技术上来说没有可能,那你可以制作一个你讲课的录音磁盘,然后听听,看有没有办法改进你的节奏、语调和讲课方法。

你还可以请一位你认为他的意见比较可靠的同事,一位就是你的缺点被他知道也不会觉得丢脸的同事,来听你的课。请求这位同事特别注意你的讲课风格中有没有分散听众对你的讲课内容的注意的地方。为了维护自尊,你还应该请他指出你的讲课中能抓住人、鼓舞人和对学生的理解有帮助的地方。不管你找到什么方法来做到一点,如果你想使你的讲课清楚明白,对人有批判性的激励作用和有回应,那么,通过听众的眼睛来看你自己是绝对必要的。

 

==============================

本文摘自:《大学教师的技巧》,斯蒂芬·D·布鲁克菲尔德 著,周心红 洪宁 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05年12月第一版。

Comments are closed.